[劇本]Nutter

暑假的絕對精神病院瘋狂系劇本之一
背景:醫院
道具:
醫院屏風;箱子N個,其中一個裏面要有很多爽身粉;手術刀;槍兩把;道具血;醫院床
演員:
父親:一個一直強調自己兒子是精神病的中年人,不過沒人信他
兒子:一個一直被自己父親強調是精神病的精神病人,前期看上去是正常人一個。因為手術失敗,自己的醫院被弔孝牌照,患了精神病。一直在被封了的無人醫院裏工作,以為自己還是有很多需要做手術的病患的醫生。
匪徒A:匪徒B的弟弟,因為沒錢給醫生,醫生拒絕救他難產的媳婦,最後媳婦一屍兩命。開始討厭醫生這個職業。父母生病沒錢治療,於是與哥哥一起打算打劫醫生籌錢。
匪徒B:匪徒A的哥哥,父母生病沒錢治療,於是與弟弟一起打算打劫醫生籌錢。
劇情&劇本:

(一開始父親與兒子在爭執)
父親:(怒氣衝衝,拉住兒子)你趕快給我住手然後立刻跟我走!快啊!
兒子:(撤脫)我不會跟你走的!我做得沒錯!
父親:(一氣之下)你這個瘋子(掌刮)!
兒子:你……是!是啊!我是瘋子!怎麼樣!我沒做錯!
父親:你一定要跟我走!
兒子:我絕對不會跟你走的!我是瘋子嘛!對啊!瘋子怎麼可能跟正常人走!
父親:你!
兒子:我是瘋子!我知道的!請您走吧!正常人!
父親:你!你從前就是這麼固執!現在都這樣了,你……你還……你就跟我走好嗎?不要再幹下去了!我們走吧?兒啊!
兒子:我不會跟你走的!爸!你不要再理我了好嗎?我現在又不是在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父親:你就是在做傷天害理的事!
兒子:(心灰轉氣憤)呵!我傷了誰的天害了誰的理啊?我只不過是免費為病人治療而已,這就是傷天害理?
父親:(此時父親感到無可奈何)你……
兒子:哦!我知道啦!是不是我傷天害理了你啊,爸?爸!我從來就沒拿過家裏一毛錢來幫人!我全是靠自己的!家裏從來就沒負擔啊!
父親:你根本就不是在……(被兒子截停)
兒子:你不要再說啦!我……(被父親截停)
父親:你又想說你是在行醫幫人嗎?
兒子:難道我不是嗎?我從畢業不久就拿到執照開了這間診所,在這裏工作我很開心,雖然賺不了錢,但幫助那些看不起病的窮人我很開心!
父親:你還要傻到什麼時候啊!
兒子:我賺不了錢,在這個社會上看來確實是傻啊!我承認!但是,至少我傻得很快樂!瘋得很快樂!(強調)我幫人很快樂!
父親:我……(望了兒子眼)你……(走近兒子)好!我不會再跟你說的了!走,現在就跟我走!
兒子:(被父親押著)你!放開我啊!放開我啊!爸!還有很多病人需要我的!爸!
父親:病人!那你說的病人在哪里?
兒子:你快點放開我啊!我求您了!爸!我不救他們,他們會死的!爸!人命關天啊!
父親:就是因為人命關天!你現在最需要最首先救的應該是你自己!不要再貽害人間啦!
(匪徒AB登場,在台的另一邊向路人問路,路人指向父子方向,匪徒AB走向父子)
匪徒A:(拿著槍)誰也不能夠走出這個門口!
父親:你們要幹嗎?
匪徒B:我們像是來派錢的嗎?打劫啊!還用問的?!
兒子:這裏沒有錢的,你們走吧!
匪徒A:沒有錢?你耍我們啊!(手到處指)這麼多醫藥用品你說你沒錢?耍我們啊!
匪徒B:(走近兩父子)一看就是個醫生啦!醫生會沒錢?(把槍在父子面前揚耀)不想有事就快點交出來啦!
兒子:我一直都是義務幫別人診斷的,哪來的錢!
匪徒A:義務?(一腳踹向兒子,兒子倒地)你們這些醫生會有這麼慈善?!(又加多幾腳)義務?義務!
父親:不要打我兒子啊!
匪徒B:你說不要打就不要打啊?那好啊!(叫住匪徒A,走到父親面前開始打他)那我打你咯!(對父親拳打腳踢)老不死!
兒子:不要打我爸啊!
匪徒A:那就兩個一起打!好醫生啊啦!免費幫人治病啊啦!(打到累了停了下來)我告訴你!這個社會已經沒有所謂的好人的了!
兒子:(癱瘓在地)不……不是這樣的!
匪徒A:不是這樣?呵(冷笑)……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話我的老婆和沒出生的孩子是怎麼死的?!不就是因為沒錢給你們這些醫生嗎!你告訴我啊!!!告訴我啊(踢)告訴我啊(踢)啊!啊!
匪徒B:(丟下奄奄一息的父親跑去勸阻A)不要再打他啦!再打下去死了人我們什麼都拿不到的啦!
匪徒A:(在被B拉開的過程中繼續說話):說什麼醫療設備什麼藥物什麼這個那個的!明明就是嫌我們沒錢不肯救!你們這些醫生都是渣!渣啊!
匪徒B:夠啦!不要再說啦!(把A打倒在地)
匪徒A:你他媽打我!(揪住B的領口,想還手打B,被B用說話截住)
匪徒B:你再打下去就要死人的了!人死了我們哪來的錢!我們去哪里找錢幫爸媽治病!你現在死了老婆孩子是不是想連爸媽都沒了!
匪徒A:(不語,默默鬆開了揪住B的領口,向兒子吐了口水)算你走運!乖乖把錢交出來!不然殺了你和你老子!(走向父親,拿槍指住父親的頭)
匪徒B:乖乖跟我們合作吧!說,你把錢放哪里了!
兒子:不能拿那些錢啊……那是給病人……
匪徒B:我理得你是給什麼病人!我現在只要錢來救我父母!那些人要生要活完全不關我的事!
兒子:我不會拿給你們!
匪徒A:那麼嘴硬!(把槍對準父親的膝蓋)
(槍聲:砰!)
父親:(槍聲過後護住膝頭)啊!!!!!!
兒子:爸!
匪徒A:(用槍頂住父親腦袋)下一次就是這裏了!
兒子:爸!
父親:兒啊!快走啊,不要……(被匪徒A的手肘撞了一下,說不出話)
兒子:爸……好吧……錢我拿給你們就是了!不要傷害我爸!(對著B說)你跟我來!
(兩人在一邊搜索,然後兒子拿出一個箱子)
匪徒B:想不到你還把錢收得挺密的嘛……(打量了一下箱子)裏面應該有不少錢吧……虧你還說自己是什麼義務救人說得那麼真情實感的……果然這個世界,有演技的就是好人……
來!給我打開來看看你這個渣究竟收了多少在裏面!
(兒子默默打開盒子,盒子裏面全是粉,B吃驚,兒子把粉吹向B,B看不見)
匪徒B:這是什麼!你……(兒子開始反擊)
匪徒A:(見狀)你在幹嘛!你對我哥幹了什麼?去死吧你!(拿槍瞄準兒子,父親見狀,撲向A,混亂中“砰”,B倒地,A見狀傻了眼,呆立幾秒立刻過去關心B的狀況,父親見狀,跌跌撞撞地扯著兒子準備走)
父親:走啊!
兒子:(望瞭望匪徒)不……我不能走!(甩開父親的手)我要救他們。(跑過去查看匪徒B的情況,對著A說)立刻把他扶上床,子彈可能傷了內臟……我們要立刻動手術!
父親:(扯著兒子)你真是瘋了!現在趕快跟我走吧!他們的事員警會來處理的了……
兒子:現在不救他他會死的!爸!你讓我救他吧!
匪徒A:大叔……大叔!我求您讓你兒子救我哥了!我知道我們對你……
(趁匪徒A纏著父親的時候,兒子開始找工具,然後把)
父親:我就是在救你們!你們快點去找個另外的醫院!快啊!我和他現在要立刻走!
匪徒A:既然大夫都肯救我們了你為什麼就不……我知道我剛才是對不住你!但……請你讓你兒子救我哥吧!我哥要是沒事的話!我……我什麼都可以幫你幹的!最多……以腿換腿怎麼樣?我哥要是好了我就把腿廢掉!我求您!我求您了!
父親:你他媽真是都瘋了!怎麼說你們就是不聽了!不能讓我這個瘋子兒子救人!
匪徒A:醫生只不過是幫人治病!你怎麼就這樣說自己高尚的兒子是瘋子呢!
(兒子把簾子拉上)
父親:你快帶你哥走吧!我也要帶走我兒子!不然就真的遲了!
匪徒A:我求您了!我拜您了!(看見父親依然沒有想改變態度的狀況,A露出凶相)我哥一定要在這裏接受治療!(拿出槍)你要是再在這裏亂嘈的話我就立刻殺了你!
父親:你們……怎麼就……
(就在這時醫護簾後面發出B的一聲尖叫和兒子的狂笑聲,簾子上出現了血花四濺的影子,然後B帶著一身血跡慢慢從簾子後爬出來,兒子帶著血跡和獰笑,手上拿著手術刀慢慢走在B的後面)
匪徒B:不……不要……弟弟,救我!
匪徒A:(慌張)哥……哥你怎麼了……醫生?
兒子:(憤怒)不要過來!(忽然轉變成笑著說)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現象……很快就好了(拿著手術刀,往B身上狂插)
匪徒A:(嚇得軟掉了身子)你……你究竟在做什麼啊!醫生!!!! (正想沖過去的時候,兒子從身上抽出匪徒B的槍,把A擊斃,兒子從B身旁走開,恢復到正常的樣子)
兒子:又一個病人!我要立刻跟他做手術(開始傻笑)哈……哈哈……做手術!做手術!(把屍體拖向簾子後面)
父親:(對著B的屍體說)我都說了啦……你們不能在這裏讓我兒子醫的……他真是個瘋子……在這個根本一個病人都沒的醫院裏醫人……你們還能相信一個瘋子是正常人……呵……看來你們沒有正常到哪里嘛……

「[劇本]Nutter 」への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劇本]Nutter 」への引用:

http://sphinxng.blog126.fc2blog.us/tb.php/51-936c93e9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