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劇本)

好吧……我服了我自己……還真把搭公車時想的無聊構思認真地寫了出來……我要為自己 囧丁乙 一下……
總算趕在情人節前發了上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背景:法庭
人物:法官一人,同志一人,侍衛N人,群眾N人(可有可無的存在,如無可用聲效代替),同志的父母2人,神學家1人,生物學家1人,喜歡同志的女性,同志的朋友ABC,法官的孩子(同志的Lover)一人
道具:被告人所處在的圍欄,法官審判用錘子,桌子及椅子,證人作供用椅子,法官的文件

舞臺安排

审判的舞台示意图.JPG-中国博客网


法官:請侍衛帶犯人出庭
(兩侍衛押著同志出庭,群情湧動。侍衛將同志置於被告人位置,後退,站立兩旁)
法官(威嚴,幾次敲擊錘子,對著群眾):肅靜!肅靜!
(群眾聲音的音量逐漸降低)
法官(威嚴,重擊錘子,對著同志說):XXX,你認罪不?
同志(冷靜,鎮定):我沒罪,你叫我如何認罪呢,法官大人
(群眾異議,辱駡聲漸漸高漲)
法官(威嚴,再次敲起錘子,對著群眾):肅靜,肅靜!大眾法庭是公平公正的!(露出一絲奸笑)聽完證人們的證詞之後大家自然會給你評價,看看到時你如何狡辯!


法官(敲棰):現在傳召證人
(神父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神父:我宣誓
(神父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證人,開始吧。把你所知道的都說出來。
神父:XXX有罪,因為他是同性戀
法官:你為何如此確認呢?
神父:這是世人代代相傳的真理,同性戀在神的聖旨中被列名為最嚴重的罪行之一。聖經一直告誡我們同性性行為是罪。創世紀,利末記,羅馬書,哥林多前書上面清楚級下了所有的一切。
法官:被告你有何解釋?
同志:神是創造萬物者,他創造了人,創造了一切。如果我們有罪,為什麼神要將我們創造出來?神說過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那麼,我們呢?我們跟你們一樣是被創造出來的人。你們對我們不公,不就是違反了神的意志?那你們一樣是罪人!
神父:神沒有創造有同性戀傾向的人。聖經告訴我們一個人因為罪才變成同性戀者,並且都是出於他們自己的選擇。一個人可能生來對同性性行為敏感,就像一個人生來有暴力或其他罪的傾向。這不能成為一個人陷入罪的欲望中而選擇罪的藉口。如果一個人天生容易發怒,他順自己的性情做的事就是正確的嗎?當然不是!同性性行為也是同樣道理。
同志:但是,如果人出生不能夠做自己,順著自己的性情做事,那我們還為什麼要選擇做人?暴力是罪那是因為它的施行者會令他人受到傷害,但是同性戀可沒有這種附加的屬性。它是個人的選擇。人的確不能陷入罪的欲望,但是,介定罪的欲望的標準是什麼?罪起碼應該有“強逼他人或對他人本身做了他不自願的行動作為”,但同性戀是種很個人的東西。我看不出它之中帶有這樣的屬性!我並不是選擇成為同性戀,而是我本身就是同性戀。
神父(開始驚慌,思索了一會,開始緊張說):同性戀遲早會毀滅這個世界!聖經裏面所多瑪城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證!
同志:那麼請問世界上有多少有可能會導致毀滅世界的東西存在呢?人類的科技不是每天都在進步嗎?我個人感覺這些比起同性戀更容易毀滅世界。
(神父無言,顫抖得跌了下地,侍衛慌張把他扶走)


法官(驚奇,敲棰,大聲):傳召下一位證人
(同志的女性朋友泣不成聲,低下頭不停用手擦眼淚,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同志的女性朋友(慢慢抬起頭並舉起手):嗚嗚嗚……我……我宣誓
(同志的女性朋友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請你指出被告席上的人的罪行
同志的女性朋友:他……這個人欺騙了我的感情,嗚嗚(趴在桌子上嚎哭)
同志:我從來只當你一般朋友對待,反倒是你自己經常自作多情,這能怪我?
同志的女性朋友:你是告訴過我你不喜歡女人,你告訴過我你是同性戀,但我以為……我以為你在看玩笑而已……況……況且我不相信我連一個男人都贏不了!嗚嗚嗚……你應該跟我在一起的!
同志:我已經告訴過你我不可能喜歡你,只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況且,你對我的什麼愛,也只是源於你自己的好勝心和佔有欲?難道這樣也叫欺騙感情?
同志的女性朋友(繼續趴在桌子上嚎哭):法官大人……他不愛我……所以他有罪……嗚……我真命苦……
法官(一臉尷尬):胡說!這,這就是你的證詞?把這個女人拖走,侍衛,快!


法官(抹了把汗,敲棰):現在傳召下一個證人
(生物學家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生物學家:我宣誓
(生物學家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證人,請你開始陳述
生物學家(鞠躬):法官大人,在場的諸位,大家都知道,生命的延續來源於兩性的互補。正如磁石不同極之間可以相互吸引,生物間的差異吸引,正是自然默認的規則。生兒育女只能由一男一女完成不正好說明了這點?動物之間就很少出現同性相戀這樣的不正常現象。因為動物深知它們存在的最重要任務就是繁衍後代!生物之所以生存的唯一目的是為了繁衍後代!異性間的相愛才應該是這個世界的唯一,因為只有異性相愛才能把人類這個種群維持下去,才能使人類繼續繁盛。至於同性間的什麼所謂“相愛”,這是絕對不正常的,只是心理或者某些生理缺陷而引致的。被告不但不願意接受正確的治療,而且還在人群中宣傳“同性戀不是不正常的”這種荒謬理論,因此他絕對是有罪的。
法官(點頭表示滿意):被告你有何解釋?
同志:生物學家先生,其實,人在你的眼中其實跟豬狗什麼的應該沒分別吧?大家都只不過是為了遺傳基因而存在的機器?那麼我們現在的什麼科學文明根本就不需要那麼發達,人們只要每天想著做愛生孩子就已經足夠了。你覺得人是這樣的?我覺得人類不應該這樣的!人類之所以能夠區別於其他的動物,那是因為人類有自己獨特的感情。感情是人類區別於其他生物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而同性戀則是人們感情的一種。感情這種東西只應該分為發生了和沒發生,絕不可能分類為“正常”還有“不正常”!按照這樣推理下去,將“同性戀劃分為不正常”不正是一種錯誤的思想嗎?況且,據我所知,不單人類,在山羊以及黑熊等等的動物裏面也有廣泛地存在著同性戀,這個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瞭解吧?他們屬於你口中所說的最直率的生物哦?為什麼也會這樣呢?尊敬的生物學家先生?
生物學家(沉思):對……這個確實值得研究……這個確實值得研究!(邊大聲說著邊沖出舞臺)
法官:證人!證人……


法官(生氣,敲棰):現在傳召下面的證人
(同志的朋友ABC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你們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同志的朋友ABC(分別):我宣誓
(同時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請你們開始作證
朋友A:太噁心了
朋友B:想不到他竟然是同性戀……
朋友C:枉他還是個那麼有作為的人……
朋友A:這絕對是變態
朋友B:我一想到他跟男人一起XX就感到噁心
朋友C:不知道他會不會把什麼噁心的病傳染給我們……
朋友A:他讓我們終日身處於惶恐之中
朋友B:他跟我們一起的時候都不知道有沒有想過把我們怎樣……太可怕了……
朋友C:就是這些同性戀這個世界才有那麼多這樣那樣的病,他們最濫交了,死基佬,乸型,人妖!
ABC同時:法官大人,他絕對有罪!
朋友A:他的存在帶給我們恐慌
朋友A:他的存在是在玷污世界
朋友A:他的濫交為世界帶了許多疾病
法官:連你的朋友都指正你,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同志:法官大人,希望你可以清晰一點。在場的這幾位是我過去的朋友,而不是現在的朋友。你的稱呼實在有些不妥!
朋友ABC:沒錯,我們不會再跟這麼噁心的人做朋友,甚至想起以前經常跟他在一起走就想嘔!
同志: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吧!我實在想不到以前竟然把這麼愚蠢的人當作朋友!
朋友ABC(異口同聲):你說什麼!
同志:我不瞭解為什麼同性戀會帶給你們恐懼!對於同性戀的恐懼應該是來自源於你們自身的吧!人類往往就害怕自己不熟悉的東西,而這種恐懼是你們自己製造的!把自己的錯誤歸咎給其他人,你可真是卑鄙呢,A!至於B,你問我在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有沒想過跟你們做那種事?想和沒想,如果我沒告訴你,你覺得這對你來說會有不同的影響?你自己心知肚明你看見美女的時候會想些什麼?如果這樣想想也有罪要抓起來,那麼,我們現在所居住的世界,其實是不是座監獄?還有你,C,我想不到你連這麼荒謬的觀點都能提出來,難道就不怕笑死人?誰說同志就喜歡濫交的?異性戀就沒人濫交?按照同性戀與異性戀人數之間的比例,喜歡濫交的異性戀要比同性戀多出多少倍?你說的這個那個病可不只有同性戀會傳播,異性戀傳播它們的途徑要更多吧!最後還要告訴你一點,不是同性戀都喜歡當人妖,選擇當人妖也是個別人的興趣,與你們無關係!


法官(敲棰):帶下麵的證人出庭
(同志的父母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手按聖經,默默宣誓)
法官:證人,請你為罪人所犯下的過錯作證
同志的父母:他……這個不肖兒子!他居然是同性戀!氣死我啦!我們都念了他多少遍了!他根本就聽不進去!他……他……氣死我啦!……
法官:證人,請你儘快進入重點!
同志的父母:他啊!他最大的罪就是作為我家的九代單存卻不肯像正常人那樣娶妻生子,不肯幫我們家繼後香燈!他這個忤逆兒!他不孝!(指著同志)你知道我每天都因為你在被街坊鄰里笑嗎?啊!你這個不孝的傢伙!想當初真是生快叉燒好過生你!(面向法官,激動)法官大人!他不孝!這就是他天大的罪!
法官:噢?現在不只是你的朋友,連你最親的人都這樣說你呢?你有什麼反駁呢?嗯?
同志:其實這原本是家事,我並不想在法庭上多說……
同志的父母:什麼家事!你都知道什麼叫丟人現眼?什麼叫家醜不出門?你這忤逆兒!啊?你知道自己理虧了吧啊?好當不當當同性戀?你丟盡了我們家的面!你要往自己的臉上抹黑對吧!那就在大家面前抹都夠!
同志:既然你真的喜歡讓我在這裏說的話,好吧,我說!
同志的父母: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說啊!你說啊!我就看看,做了這麼恥辱的事除了認錯你還能說什麼!
同志:好!是你讓我說的!那麼首先,我真的很想問一下你,我究竟被生下來是幹嘛的?你們是因為指望我能夠生兒育女才生我下來的?那麼在生我下來之前為什麼不徵詢我的意見?為什麼不問問我是不是那麼想成為你們的“DNA遺傳發生裝置”?我活著是為了自己而活,我活著並不是為了把你們的遺傳因數流向下一代!如果你們真的那麼渴望把遺傳因數留下來的吧,我大可以到醫院做精子捐贈人!如果你們很想要孫子的話,我可以在別處領養一個!第二,越來越多研究證明同性戀是由於遺傳得來的,也就是說,並不是我自己要做同性戀。歸咎責任的話,最根本的還是回到你們這裏!是你們令我變做同性戀的!也就是說今天的結果是你們自己做成的!第三……
同志的父母:夠了……你給我住口!你……
同志:我還沒說完!第三,究竟你們為什麼要當我是兒子?就盡儘是因為我們有血緣關係?如果明天醫院查出我不是你們親生的那你們會怎樣?立即把我當做陌路人?我相信你們肯定不會!你們之所以會當我是兒子是因為我們之間有感情!我相信這種感情的羈絆已經超出了血緣!你們疼我,就應該讓我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去做!同性戀不是殺人放火,不是作奸犯科,只僅僅是種選擇!作為父母,你們應該支持我,這樣才是真的愛我!既然誤解我,就證明你們不是真正的愛我,那麼我也沒必要去愛不愛我的人!我並不希望你們是……
同志的父母:你……你……哎呀(表現出痛苦的表情,這時同志表現得擔心)
法官:侍衛,扶證人下去休息!


法官(敲棰):現在傳召下一位證人……下一個證人是……(低下頭看檔)
(法官的兒子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手按聖經,默默宣誓)
法官: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法官的兒子:我要證明他無罪。
法官:亂說,他是同性戀,所以他一定有罪!
法官的兒子:他是同性戀所以他有罪?那麼我呢?我喜歡他,我也是同性戀!那麼我也有罪咯?現場把我抓起來啊!
法官:胡鬧!胡鬧!
(群眾開始混亂)
法官:不要亂說!
法官的兒子:我可沒有亂說,爸爸!如果你希望我找人證實我們之間的關係!異性相愛既然沒有罪,為什麼同性相戀就要被判罪?我不明白!同樣是愛,為什麼發生在我們身上就要接受懲罰!
法官:胡鬧!胡鬧!同性戀是罪是肯定的!人人都是這麼說,你問為什麼是吧……就……就因為……反正大家都說有罪那麼它就有罪!
法官的兒子:大家?大家指的是什麼?那些不理解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那為什麼大家不能包括我們同性戀?為什麼小數人的聲音就一定是錯的?就一定要被多數人的意見所淹沒!歷史上有太多正確的少數被錯誤的多數所否定的事實!為什麼你們都不能拋開所謂的“常理”“習慣”這些框框來思考問題?如果你們現在還要判他有罪的話,那也把我捉起來審判吧!
法官:來人,把這個混小子拖下去……另外,現在本官宣佈被告有罪!被告……被告教唆別人犯罪……
法官的兒子(被侍衛強行拉走,邊走邊大叫):你不能判他有罪!你不能……
同志:我不知道你所謂的教唆是什麼定義,難道大家相互喜歡對方就叫做教唆?那麼請問是在場的所有異性戀的朋友,你們是怎麼教唆你們的另一半的?還有你,法官大人,你又是如何教唆你的太太的?
法官:胡說!你……我……胡鬧!快把犯人壓下去,立即絞刑處決!快!我還要回去教訓那個笨蛋兒子!快點絞死這個噁心的同性戀!
(法官憤怒離開)



(劇終)

「審判(劇本) 」への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審判(劇本) 」への引用:

http://sphinxng.blog126.fc2blog.us/tb.php/49-c324c86d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