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下雪的夜晚——聖誕的故事

Jingle Bells ~ Jingle Bells ~ Jingle all the way
這是發生在耶誕節的故事。站在故事舞臺上的主角,是一男一女。



相依為命的父女住在森林的深處。
“爸爸,我要出門了。”
“艾米莉!”
“嗯?”
“出門得記得小心。”
“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還有,聖誕快樂。”
“啊!今天是耶誕節呢!我都幾乎忘了,看我忙得……爸爸,”艾米莉靠近老人,在他佈滿皺紋的臉頰上留下輕輕一吻:“我親愛的爸爸,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我的天使。”
“那我出門了。今晚工作完成之後,我會帶上滿滿一籃薑餅還有美味的火雞回來的。”
“我會在家弄好熱茶等你的。寶貝,一路順風。”
望著正值年華的女兒遠去的身影,年老的布尼克不禁有些失落。
森林裏的小動物不時發出零碎的聲音,與屋裏的寂靜成了對比。屋子裏只剩下他一個人,老人關上了門。
多少年了,這個小女孩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邊。看著小豆丁逐漸長成亭亭少女,自己則由盛年的丈夫變成了無力的老人……
“人生有時還正值得唏噓呢……總有一天,她也會離開我吧。”
他自言自語。



“咚!咚!咚!”
一定是她。
布尼克拖著衰弱的身體準備開門。面對經常犯迷糊的女兒,父親口裏雖然經常抱怨,但心底裏不多不少還是存在著一點對這種笨拙的竊喜。
或許她還沒有完全長大。或許她遠遠不到出閣的年齡。或許她還不到離開父親的時間。
“艾米莉……?你……!”



今天是耶誕節,店裏的工作量本應比平時增多不少。但因為這場忽如期來的風雪,來到商店街購物的客人數量在午後便開始慢慢少了起來。到了旁晚,除了兜售商品的人員,街上幾乎再看不到任何人。
艾米莉今天工作得很賣力,而且頗為順利,老闆 艾達 夫人在關店後甚至多付了她一些額外的錢作為獎勵。
就在少女準備推開厚厚的玻璃門離開前,身後傳來一把聲音叫住了她。
“艾米莉?”
“ 艾達 夫人,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重的活今天都被你幹完了,剩下一些收拾的功夫,這種手尾我自己一個也可以弄好。艾米莉,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 艾達 夫人謝謝您了,那我先走了。”
“艾米莉……其實現在雪下得這麼大,你可以等下再走的。”
“謝謝您的提醒,只是,現在這場雪,恐怕會越下越大吧。再不早走,越晚怕是越難行。”
“那不如乾脆在這裏住一晚?”
“對不起, 艾達 夫人,您的好意我不能接受,”艾米莉回答說:“我的爸爸還在家裏等我,難得的耶誕節,我們約好了一起吃晚飯。”
“但是……”
“對不起,我不能放著我的家人。”
“那……那也對呢……”
望到艾米莉堅決的眼光, 艾達 夫人也實在是堅持不了下去。她能反駁什麼?家人確實是比任何東西都重要,不是嗎?
“不過……你記得……回去的路上,任何事,任何人都得小心……”
“ 艾達 夫人……你是怕那個……?”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
“那只是傳說吧?”
“那不是傳說!或許對那之後出生的你們來說,這的確是遙不可及……不過對於親身經歷過的我來說,那是一個永遠不能忘記的夢魘……”
“ 艾達 夫人……”
“時間也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回去吧,聖誕快樂艾米莉。”
艾米莉明白,話題是應該結束了。道謝之後,她踏上了回家的路。



多年後的同一天, 艾達 夫人在同樣下雪的耶誕節裏想起了這個曾經在店裏幫忙的年輕女孩。她想,要是自己那時能夠陪著女孩一同離去的話,那麼這個叫做艾米莉的女孩是否就能夠逃過厄運呢?
她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句再見,竟然會成為永別。



回家的路上,艾米莉遇見了一個漂亮的女孩。仔細看看,兩人竟多少有些相似。
不過,這種相似只止於表面的皮相。
女孩殺死了艾米莉。
“為什麼?”
“因為我妒忌你的幸福。”
一直想著怎麼讓爸爸高興的艾米莉甚至還沒在腦海裏轉換掉另一個清晰的概念,卻就已經人被送離了活人的世界。
命運真壞心,老愛惡作劇。
好端端的一個女孩,沒得罪任何人,竟莫名其妙被一名陌生人殺了。



另一名女孩是殺人狂,也是個缺少父親愛惜的孤兒。她從來不曾見過自己的父親。有意識以來,她的記憶裏充滿著當妓女和粗工的母親虐待的痛苦。她深信,痛苦的根源是由父親播下的罪孽所發育的。十三歲那年,她第一次拿起刀。
“你真像你父親。殺戮沒有原因,只因嗜血的基因在蔓延。”
這是她像收穫樹上的櫻桃那樣砍下母親的頭顱前,母親留給她最後的說話。
“不,你不明白。殺戮是因為,愛,還有報復。”
可惜再沒有人聽見她的說話。



知道艾米莉與他父親的故事,是她的一個偶然。而毀掉人們的幸福,則是她一直以來的計畫。



“咚!咚!咚!”
“艾米莉”換上了穿在屍體表面的衣服,拿著已經冰冷掉的火雞還有一籃子染上了鮮血的滿滿的姜餅向著森林深處走去。
她敲響了屋子的木門。
“艾米莉你……”是屬於老人家的聲音。她知道,這就是下一個要殺的人。
門打開了。
借著從屋裏透出來微弱的燈光,她看到了開門的人。站在“艾米莉”面前的,是一位臉上佈滿皺紋的慈祥老人。
這就是艾米莉的父親吧?臉上的皺紋,恐怕是撫養女兒成長時留下的印記。
她心想,然後不禁有點羡慕。
如果面前是自己的父親,那個男人又會怎樣呢?
“哦,天呐。艾米莉你究竟用什麼方法把自己弄得那麼髒?”老人看了看她狼狽的裝束,皺了皺眉。
“我殺了您的女兒,換下了她的衣裳,準備裝成她的樣子把您也一起殺掉!”
當然不能這麼說!
“我……”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快進來,快進來。外面的風雪越來越大了,會把你吹壞的。換好衣裳,我們是時候準備晚餐了。”
“噢……是,是的,爸爸。”
算是勉強撞上了好運,混了過去。



少女艾米莉的房間很簡單,沒有多少多餘的裝飾。
打開她的衣櫥,裏面放置的衣服並沒有很多。衣服大部分都是偏深色的素連衣裙,而且其中幾件上面明顯可以看出已經打過好幾次補丁。
沒錯,剛死去的艾米莉,生前就是這樣一個簡樸的女孩。
“艾米莉!你快點出來!”
老人的聲音在客廳傳來,“艾米莉”這時才發覺自己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觀察這個地方。
“爸爸,發生了什麼事嗎?”她急匆匆地跑出房間。
“這些薑餅上的血究竟是什麼回事?!”
“血?什麼血?”
“你看!”
經一事長一智,這次算是在他發問之前做好了準備。
“啊!血!好可怕!怎麼會這樣!我回來的時候,薑餅還是好好的,現在怎麼……”
她裝出了一幅比老人更驚訝的表情。
“爸爸,會不會是那個……”
“哪個?你想說什麼?”
“傳說中在暴風雪的聖誕夜出現的殺人魔……”
“不要胡說八道!”
“是 艾達 夫人說的……難道她已經知道我會被追殺嗎?一定是這樣!”
“我的寶貝,別自己嚇自己。”
“現在怎麼辦?爸爸,我不想死。”
她把自己偽裝成了快要“哭”出來的膽小少女。
“沒事的,沒事的,別自己嚇自己。恐怕是薑餅變壞了而已吧……”
老人把一籃子的薑餅丟到了牆壁角落。
“我們繼續準備晚餐。”
老人笑著,開始安慰起“艾米莉”。
“那……那等我來弄火雞吧,爸爸。”
“呵呵,好……那我現在去準備熱茶。”
下手的機會到了。



這是一種特別的麻醉藥。服用的人全身將動彈不得,只是,五感卻依然存在。
這是她最喜歡用的殺人輔助工具。因為她喜歡看著被害者的那種表情——看到自己的肉被一片片切下來,自己將失血而死卻又無能為力的憤怒、悲傷、絕望的表情。
小小的一瓶藥,她把它全部落下了火雞。
不知道老人等下的表情會怎樣呢?被自己含辛茹苦養育長大的女兒殘忍殺害的那種無助,一定很振奮人心吧。
最後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桌面上的食物,實際上並不多,除了幾碟平常小菜外,能夠讓人感到眼前一亮的,就只有擺在桌面中央那只小小的烤火雞。畢竟不是大戶人家,這種日子還能吃得上火雞,父女兩人已經感到無與倫比的幸福了。
“我們感恩吧!”
“艾米莉”低下頭,閉起了眼睛,雙手做出祈禱狀。
“其實你不是艾米莉吧?”
老人說。
“?!”
難道一早就被看出來了?不可能看不出吧!畢竟是相對著廿多年的父女,樣貌即使再相近,怎麼可能會認不出來。那……為什麼現在才說?現在應該下手了?
女孩雖然看不到,但她能夠感受,老人現在一定是在用一種帶著濃濃恨意的眼光在望著自己吧。
“你不用回答。沒關係。我沒有惡意。即便有,我也做不到。所以,可以慢慢聽我說嗎?”
女孩仍然維持在剛才的狀態,沒有任何別的動作。
“謝謝你,”老人語調平靜地繼續說:“我知道……艾米莉恐怕已經不在了吧……對不對?”
他停頓了一下,似乎是感到難以說下去。正當“艾米莉”以為他打算停止的時候,老人又繼續說道:
“至於你,這位年輕的小姐,我不知道你殺死艾米莉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我只知道,既然你來到我們家,我的命恐怕也是在你計畫之內吧……”
她沉默。
“其實我一副老骨頭,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艾米莉的身上……既然她已經死了……我也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如果你要殺死我的話,我會說,可以!只是,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
“是什麼事?”
她開腔。既然已經被看穿了,這台艱辛的戲沒必要演下去。
“我希望你能夠代替艾米莉喝下桌上的茶……那是我答應她要煮給她的。我……我希望……”老人哽噎,但還是堅持:“希望……她能夠喝到。”
她望著桌上那杯散發著暖氣的熱茶,心中有點懷疑。
是老頭幫女兒復仇的騙局?
老人看見了少女心中的疑惑,他拿起了杯……
“不用了,給我吧。”
只是一杯茶,恐怕也做不出什麼把戲。她想。
從老人的手裏接過了杯子,“艾米莉”喝下了裏面的液體。
這是一杯用劣質的茶葉和普通牛奶做成的奶茶,但是女孩卻異常地感到美味。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溫暖。父親對於女兒的愛的味道,第一次感受,就已經被感染。忽然覺得眼角有點濕,轉過身,女孩要在老人沒看見的情況下擦幹眼睛。
咕咚咕咚。
雙手沾滿了艾米莉鮮血的少女,代被她殺死的亡魂喝下了來自父親的愛。然後,她將會把這個可憐的老人殺死。
多少有些不忍。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
這就是作為殺人狂的少女的心。
因為,愛,還有報復。



“!”
她動彈不能。
放下茶杯,拿起刀,“艾米莉”本打算立刻割破老人家的喉嚨。只是,用力緊握著利刀的手竟然不聽使喚。手,身體,之後是雙腿,無力感遍佈她的身體。少女失去了重心,一身軟倒,整個人落在了地上。
這種感覺……
“是麻藥。”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人沒多說。他緩緩地走進廚房,從櫥櫃裏把自己在早上就殺掉的老布尼克的頭顱拿了出來,拋到了女孩的面前……
殺戮沒有原因,只因嗜血的基因在蔓延。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聖誕完了,少女與她父親的故事也到了落幕的時間。

「在哪下雪的夜晚——聖誕的故事 」への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在哪下雪的夜晚——聖誕的故事 」への引用:

http://sphinxng.blog126.fc2blog.us/tb.php/45-f8866e70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