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的故事(MAN VERSION)

一見鍾情,老套的情節,但這卻是我和我妻子在醫院認識的橋段。

實在話,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我就被她獨特的氣質吸引了。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男性對於愛情,判斷的標準只是物件的外貌。我不能完全否認這個觀點,但是,我對她的愛,可以肯定,是包含著另外一種更為純粹的感覺的。

她有一個姐姐。聽說跟我的妻子是雙胞胎。但是,在我們交往很久之後,我仍然沒看過她。體型,外貌,性格,等等等等,關於她的一切,我從來就只能從妻子的口中得知。自己對於她的印象,除了美麗能幹之外,還包括她十分恨我,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的憎恨。我想不明白,對於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究竟為什麼能夠從心底裏產生出這麼可怕的感情?

仇恨可以毀掉一個人。我以前是從來不相信這句說話的,因為我覺得,人是自愛的動物,恨到極端,痛到極端,痛過之後,自然就會懂得愛護自己。不過,後來的事情證實了,我的想法很膚淺,很天真。

仇恨可以毀掉一個人,這個人除了自己,更大多數的情況,是指敵人。

姐姐的敵人是我。她殺死了我,作為對我的報復。



13號的星期五,今天是我妻子的生日。在公司出來以後,我坐上了自己的座駕向跟妻子約定的咖啡廳進發。望著車尾箱的一大捆鮮花,想像著妻子看見它們時臉上的幸福表情,我不禁抱起了對愛的憧憬。

鈴鈴鈴。

電話響起,顯示的是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請問……”

“去死吧!”

嘟嘟……

對方掛了電話。

“莫名其妙!”

嘭!

車輛碰撞在一起,發出了巨大的響聲。在我說完人生中最後的一句“莫名其妙”不久,我就死了。

表面上是交通意外,實際上,當然,我知道是她搞的鬼。

那個連見面都未見過卻將我恨之入骨的我妻子的姐姐。



生死之間的界限究竟在哪里?如果相愛的人們能夠見面的話,那活著和死去,其實是沒多少差別的吧?

在知道自己即將死去的那一刻,我的腦海裏面浮現了很多很多的畫面。小時候孤兒院的生活啊,不知道在哪里的父母啊,讀書時跟別人打架被老師批評……幻燈片迅速在我的腦裏閃過一幀又一幀,占了絕大多數的,是我和我妻子的共同回憶。相識,追求,戀愛,結合。那一刻,我居然因為不舍而留下了眼淚。

我不想死啊。我還很想再跟她過上幾十年。



自己出席自己的葬禮,這樣的經歷,不知道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人經歷過呢?想必如果有這樣的人存在,一定會跟現在的我一樣,感覺很微妙吧。

我死了,但我卻還活著。

如果要找一個名詞來標示現在的我,我覺得,鬼或者是幽靈之類的就最適合不過了。

幽靈在活人的世界,有一樣東西較之於活人是很便利的。那就是幽靈堂堂正正的偷窺而活人不可以。借著別人看不見自己,幽靈們總是穿梭在城市之間嘲笑著活人的愚蠢,同時也嘲笑自己作為活人時的愚蠢。

我當然也不例外。想不到見到第一次看見我妻子的姐姐,會是在我死後。更重要的是,原來她一直就在我不遠的地方——我妻子的姐姐就是我的妻子自己。

這真是一個諷刺的結局。

愛我的人跟恨我的人居然住在同一個身體裏面,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誕的事存在嗎?

答案是肯定的。確實就是有這種事。

比如說一個被殺者決定以幽靈的身份留在殺人兇手身邊保護她。

因為我實在是愛這個殺死我的女人啊。不可理喻地喜歡著她,愛情本身就是一套荒誕戲劇。

「姊妹的故事(MAN VERSION) 」への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姊妹的故事(MAN VERSION) 」への引用:

http://sphinxng.blog126.fc2blog.us/tb.php/4-52c3ed06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