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tay Night][Archer X 衛宮士郎]無良BL兼激H同人文:一夜

夜,依舊是那個夜。皎潔明亮的月光懸於天空之上。
群星逐漸閃耀,夜幕逐漸降下,然後,在衛宮家上演的好戲逐漸開始。
“放開我!放開我!”衛宮家的繼承人,衛宮士郎憤怒地叫喊著!他的心中充滿了怒火,前所未有的憤怒從那怨恨的雙眼中毫無保留地表現了出來!
“哼”,眼前的白髮紅衣男子冷笑了一下。
一個相當自信的微笑,同時也是一個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微笑。
面對毫無抵抗能力的少年,這個名為Archer的男子深知,他將會是今晚的他的主宰者。他十分自信。
原因?
他深深地明確今晚將會發生的一切,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時間段,他通通知道得一清二楚。畢竟,對他而言,在多少年前的夜晚,自己也曾以少年衛宮士郎的身份參與了今晚的事件。士郎現在的所思所想,同樣地,Archer也思索過,也想像過。
自信來自瞭解。
獵人會將欣賞獵物的最後掙紮當成是一種樂趣。所以,Archer也會。衛宮士郎,少年時代的他,今晚將成為十多年後的自己志在必得的獵物——當然,也是獨一無二的獵物。
“你這個變態!”
“畜生!”
士郎依然沒有一刻放棄過抗爭,儘管知道自己這樣做收效甚微,但他依然努力著。於是,他繼續叫道:“我要殺了你!”
可憐的士郎,他可會知道他的這些努力在Archer的眼中全是徒勞無功的呢?我想,他大概是知道的吧,從另一個他的行動之中得出答案——下一秒鐘,Archer走了上前。
他用力氣鎮壓著不停反抗的士郎,強行把他抱入懷中,一隻手情不自禁地伸向了士郎稚嫩的臉上,全然不顧那鄙夷的、敵視的眼神。
他想撫摩他。他拒絕了他。
士郎無情地用勁把頭轉向一邊,他不想被這個男人觸碰,那會令他有作嘔的感覺。
“你今晚將會是我的人。”
“你變態!”清晰、明瞭,一樣的咬牙切齒狀怒吼。
活著的人類都是種有限度的意識體,一但超過,立刻爆發,這是一個定律。
那麼,對於已死去的英靈,這條定律又是否適用呢?
答案是肯定的。
Archer內心的火焰終於因為士郎的種種行為而被點燃,一發不可收拾。
你為什麼就不能接受我!
他生氣了。為了懲罰這個壞孩子,他把士郎壓在了身下。
第一波的攻勢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順理成章地開始了。
他低下頭,不顧一切地以唇在士郎的頸上臉上留下侵略的痕跡。士郎當然要拒絕,但Archer不允許!他一手狠狠地抓起士郎的頭髮,另一隻手則用力緊握士郎的下顎。他限制了士郎的活動,不過美中不足,這樣的姿勢令到自己很不舒服。沒問題,白髮的男子換了另外一種姿勢。他把頭埋進了士郎的頭和手之間的空隙,用自己的雙手制抓士郎的雙手,試圖以這種手段再度限制士郎的自由。毫無疑問,他成功了。士郎的身體動彈不能,他只能任由Archer在隔著衣物的情況下以最秘密的地方摩擦自己最秘密的地方,以及,用那肮髒猙獰的臉撕磨著自己的耳朵。
異樣的瘋狂的侵略快感帶給了Archer巨大的滿足,同一時間,這帶給士郎的卻是無盡的羞辱感和痛苦。
士郎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十分痛苦的神情。在Archer猛烈的攻擊下,他喘不過氣來。現在,他只能透過張大嘴巴用以呼吸更多讓人得以活命的空氣。
“啊……啊……”他努力地呼吸著,發出了很大的聲音。“只有這樣才能夠保持自己的清醒”。可是,他真正的願望並不是這樣啊。他渴望現在可以立刻因為缺氧而昏死過去,那樣就可以躲過親眼看見自己被眼前的男人所玷污的事實。可惜的是,生物求生的本能拒絕了他鄙微的願望,他不斷在吸入充足的氧氣,使得大腦清醒。他依舊看到,聽到,嗅到,感覺到那個男人在他身上所做的一切,不堪的一切。
因痛苦而緊皺著的眉梢還有那緋紅色的雙夾,士郎的表情這刻在Archer的眼中是一種引誘,也是對他的動作的一種鼓勵。
他決定要帶給士郎更多的愛。
Archer吻了下去,直達目標,舌頭交疊,唾液互換。
一陣噁心的感覺立刻沖進了士郎的心扉。
“我想死”,他的心裏話。
“為什麼我要被一個死人這樣折磨?”
“為什麼我要遭遇到這樣的命運?”
像這之類的一千條一萬條問題像夢魘般纏繞著士郎,他很想解答,真的很想。只是,他沒有能力。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除了做出那些對於Archer來說的可有可無的反抗……絕望在毀滅著他的靈魂。
士郎被像發了癜一樣的Archer吻著,從臉龐到頸,到手臂再到身體。那數之不盡的紅印子就這樣被逐個逐個留了下來……有數可計,多殘忍。
對於當時人來說,這是一種折磨。
已經無力再反抗了吧。
士郎無論是物理上,還是心理上,都被打敗了。此時此刻,他成了失敗者,成了戰俘,因此,他可以被人引用各種光明正大的理由“折磨”。
Archer一邊玩弄並吮吸士郎的茱蕾,另一邊則在士郎的秘密花園盡情愛撫。現在士郎只希望他能夠儘快滿足,放過自己,以便完結今夜的噩夢。
但是,Archer想要的遠不只這些,他打從心裏想要的,是士郎的全部!
他的身心盡要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於是……
“我們正式開始”Archer拋下了一句。
什麼?!什麼正式開始?!被脫掉上衣的士郎震驚了。正當他以為今晚終於可以從惡夢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那個可怕的男人居然在企圖把他帶進另一個更加恐怖的深淵。
“不要!”他驚呼道:“求你,不要……”
他的態度很軟弱。他在向他乞求。但是,乞求者一般是被當權者所控制的。Archer是今晚的當權者。
“這裏輪不到你來作決定!”冰冷的一句話破壞了士郎唯一一線希望的曙光。
脫掉紅色的外套後,Archer開始解下一身精鋼製造的黑色盔甲。被黝黑皮膚包裹著的那副精壯的只屬於戰士的身材在士郎的面前展現了。士郎很明白,Archer這是在向他叫囂,他的心裏肯定在說“今晚我要用這件兇器折磨你”,事實,也的確是這樣。
沒人會不知道Archer下一步打算做些什麼。士郎禁不住帶著顫抖後退。要是能夠在這裏創造一條退路,他會願意付出生命作代價以求離開。但是這裏沒有,所以他只能被Archer以野獸般的動作清除掉身上剩餘的所有衣物。
Archer幾隻細長的手指伸進士郎的深喉,他再度變得難以呼吸起來。唾液不斷從士郎被強行打開的口部流出來。被進行著身心虐待的少年不忍看見自己被折磨的狼狽相貌,他閉起眼睛,什麼也不想,確切點說,應該是什麼都不敢想。
“你還未夠興奮呢,士郎”
士郎的惡魔用另一隻手於是握住了士郎脆弱的分身。接觸,摩擦,蹂躪,衛宮士郎的海綿體在瞬間沖進了大量的鮮血,青筋爆現。軟弱的“另一個士郎”在刹那間變得巨大堅挺。望著它,Archer終究還是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盡情地親吻起來。
仿佛帶著魔力的前列腺液不斷從士郎分身上神秘的小洞中流出,那是一個不會枯竭的泉孔。至於Archer,他的舌尖正忙碌來回在與泉孔連接的小溝與泉孔之間的區域,嘗起了從中流出的黏液。甘甜的味道刺激著他的味蕾。
“不夠,還不夠”他已經等不及“泉水”自己流出來了,他要主動把它們吸出來。於是,他把士郎的分身整個含進了口裏,吸、吸、吸,直到乾枯為止!
“啊……啊……啊啊……”
士郎說不出任何的言語,他被由分身傳來的刺激沖昏了頭腦。那種感覺就像自己整個人飄了起來,很舒服,很舒服。現在的他無須說話,身體和表情代替地表達了一切。
忽然,一切的動作停了下來。
士郎從天空回到了現實。
“我記得現在,應該要這樣做了” Archer說邊說,邊把身體轉了過來。
現在的他與士郎的身體兩端方向是相反的。
士郎還沒時間作出反對,Archer已經把他那膨脹的寶貝塞進了士郎的嘴巴,不斷進出。大量的液體喘得士郎呼吸困難,甚至難受得留下了眼淚。至於Archer自己,則仍然繼續享受著士郎分身的味道,感受他的溫度。它在Archer的心目中就是士郎。
“啊……士郎……好棒……啊……” 未來的士郎在忘情地呻吟著,抽插的速度不自覺地加快。
“嗚……嗚……” 嘴巴很難受,然而下身卻不斷傳來快感,身處矛盾的士郎說不出話來。
“啊……士郎……啊……”
“唔……不……嗚……嗚……”
“不……不行……我……啊……士郎”
“嗚……不……不要……嗚……”
“士郎……啊……好舒服……不行……快……快出……出來了……”
緊急的時候,停止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漲紅著臉的Archer喘著大氣說。
不過很顯然,士郎現在根本沒有心情聽Archer的說話,他的心思停留在了剛才享受的異樣的快感之中,不能自拔。他被Archer的行動打動了。
無力地躺在地板上,Archer把士郎翻了過來
“不要……那裏……不行!”當衛宮士郎發現自己所身處的位置時,一切都遲了。
“我會很溫柔的” Archer說,趁著士郎回神的時間,他一直用手指在過去自己最秘密的菊花附近遊離,試圖挑逗。
“啊”Archer的一根手指在士郎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插了進去。
“不要……求你……停”士郎痛苦地申辯。
還沒來得及聽到Archer的回復,第二根手指也順勢潛進了密穴之中探詢了。
密穴受到忽如期來的襲擊,痛苦的感覺噬向了士郎的神經。
“求你……不要……很痛”剛才因為快感所產生的幻覺煙消魂散,他痛到清醒了。
“這話我已經聽膩了”
於是第三和第四根手指順序進去了。
三淺一深。速度適中。
士郎的後面傳來了陣陣的痛感。幼小的密穴還不習慣被那麼巨大的物體進入,撕裂的感覺,永世難忘。但是不久,基於已經習慣的基礎上,前列腺被撞擊的快感取代所有痛苦的感覺。他再度墮進了Archer創造的伊甸園。他覺得,密穴,不,是自己,已經完全離不開這種刻骨的快感。他愛上了這種變態的關係。
就在他完全丟下禮儀廉恥,盡情放縱心情不久,手指全被抽了出來。
天堂又遠離了他。
天使墮落了,士郎最後的一道理智已經被欲望徹底打敗了。他現在是被欲望支配的傀儡。現在,生理上的快感在士郎的心裏占了絕對性的,百分百的地位。
“什麼,我聽不到。” Archer明知故問,他喜歡看士郎難堪的表情。他以此為樂。
“我還想要”
“你還想要什麼”
“你……”
“今晚我已經玩夠了,你可以走了” Archer清楚,清楚得十分緊要,他明白士郎現在想要的是什麼。只有自己才能夠帶給他滿足,這種感覺很好。
“士郎,為了得到我給你的滿足,你可是什麼都幹得出的呢” Archer在心中默念。
“我想你填滿我”
“那你是不是應該首先為我服務呢?”勝利者應有的宣言。
“衛宮士郎,你現在應該頭也不回地儘早離開。”
換了是以前的士郎,他一定會這樣說。可是,現在的士郎已經改變了,欲望的奴隸不需要自尊。
他蹲了下來,埋首於Archer濃密的體毛之中,努力地服務著Archer。Archer的毛髮刺得他很不舒服,但士郎還是沒有理會,他吮,他吸,為了得到Archer的滿足,他什麼都願意。
“啊……士郎……好……好舒服……啊……” Archer忘形了“我……要……出來……啊”
任何的劇目都會有屬於它自己的高潮,衛宮家中正在上演的這場當然不例外,於是,在月亮升高了一點的現在,高潮開始了。
Archer把分身對準士郎的密穴,開始進攻。有如兇猛的野獸,上下進出。
被另一個Archer飽滿的填充著密穴的士郎感到十分的滿足,前列腺的撞擊帶給兩個人不斷的興奮。
抽插。
抽插。
瘋狂抽插。
此刻對於這兩個人而言,任何的語言都是累贅,一個動作已經可以充分將自己對對方的想法與之交流。
“士郎……你……包得……我……我……很緊……啊”
“啊……啊……”
“很舒服……士郎……我……我愛……你……啊”
“啊……Archer……啊……再……再……啊……快點……”
“不行……我……我要出來啦……”
“啊……啊……Archer……啊……”

於是那道晶瑩的乳白色在空氣中劃出了一道漂亮的圓弧,同時,也為今晚的好戲劃上了完美的句點。

房間內的塌塌米被汗水以及各種液體弄濕了。
身體整個跨掉,現在的士郎在未來的士郎的懷中沉沉地睡去。相擁着的兩具赤裸身體上,記錄了許多,許多關於一夜的事實……

「[Fate/Stay Night][Archer X 衛宮士郎]無良BL兼激H同人文:一夜 」への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Fate/Stay Night][Archer X 衛宮士郎]無良BL兼激H同人文:一夜 」への引用:

http://sphinxng.blog126.fc2blog.us/tb.php/26-ecf2d097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