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母女

道具:最重要的就是水果刀,生果一個

演員角色:
外婆:因為被母親出賣,不相信人性,不顧親情為錢存在的女人
母親:討厭母親的為人,因此嚴格教育女兒,因為忍受不了丈夫的虐待而和母親合謀殺死了他
女兒:討厭母親的嚴格教育


劇情劇本:

(開場的時候,外婆在一邊削蘋果一邊跟女兒說話)
外婆:你媽媽以前,最喜歡吃的就是蘋果了,以前家裏窮……
女兒:外婆您就不要說媽媽了,她那麼壞……
外婆:玲玲不能夠這麼說媽媽哦!
女兒:難道不是嘛!媽媽從來就不關心外婆的生活!就連外婆想說要來這邊住幾天都板起面口!要不是玲玲說如果不讓外婆過來住就搬到鄉下跟外婆一起住,她也不會肯……
外婆:玲玲乖,別再說媽媽壞話了!再這樣說下去外婆就立刻搬回鄉下!
女兒:外婆不要!好吧……玲玲不說媽媽的壞話了,玲玲不說媽媽的壞話了,外婆不要走!
外婆:對了,這樣就乖了!你媽媽她可是在你爸爸死後一個人很辛苦地照顧你的!(停頓了一陣)你啊,真是越看越像你媽以前小的時候,眼睛啊,水靈靈的,你媽以前啊,經常說要吃蘋果,家裏那時窮買不起,她就自己偷偷去別人家的大院偷,結果爬上樹後爬不下來,摔了個大包呢……
(這時媽媽板著臉從門口進來,瞥了一眼兩婆孫)
母親:玲玲,作業都做完了嗎?外婆身體不舒服,不要經常煩著外婆!
玲玲:學校的功課早做完了!我現在跟外婆在……
母親:學校的功課做完了,那明天老師要教的課文你預習了沒有?
女兒:(女兒把臉扭了過去)那些可以晚點做啊!我現在正在跟外婆……
母親:你外婆現在累了!你不要煩著她!快點去預習,晚點有晚點要做的事!
(女兒想反駁,但外婆給她使了個眼色,女兒沉了下氣)
外婆:我說,美亞,玲玲作業都做了那麼久了,不如讓她休息一下吧……
母親:不用你多嘴!我教女兒的時候不要別人插手!女兒是我的,我現在是在叫她學習,是想她學好!難道我在叫她做壞事嗎?玲玲快去做作業!
女兒:你怎麼可以這樣跟外婆說話!
外婆:玲玲,你媽媽只是剛回來累了語氣重了點而已!你怎麼可以這樣跟你媽說話呢?
玲玲:難道媽媽不是你女兒嗎?她又怎麼可以跟你這樣說話呢!
母親:好啊你,好啊你!現在會耍嘴皮罵媽媽了啊!你從哪里學來這一套的,你給我說啊!(欲沖上前去打女兒,外婆過來阻止媽媽)
外婆:美亞,不要為難孩子嘛,小孩子不懂事!玲玲快向媽媽道歉吧!
母親:小孩子不懂事就是要教的!不教的話以後走錯路就難補救了!
女兒:打啊,你有種就打我,你這個不孝的女人!我以後都不要跟你在一起!
母親:好啊!好啊!你……你……好!你有種就以後別給我回來!
(女兒沖出家門口,母親走到旁邊的SOFA,整個人累得誇了,不時用兩指按摩自己的人中,外婆走到旁邊,拿了杯水給母親)
外婆:女兒還小,別這樣說她嘛,慢慢教就好!
(母親望瞭望外婆端來的水,一下打翻在地上)
母親:現在玲玲不在,你沒必要在我面前裝慈母!
(外婆愣了愣,笑笑去收拾地上的水杯)
外婆:別說什麼裝嘛,美亞,你怎麼可以這樣跟自己的媽說這種話呢!
母親:錢你都已經拿了,你還想要賴在這裏住多久啊!
外婆:人家只是一心一意想在這裏照顧自己的孫子而已!
母親:你會有這麼好心?媽,我是你生的!我都跟你過了多少年活了,你難道覺得我會不知道你心裏打的是什麼算盤嗎?
外婆:哎呀,被女兒這麼說,媽還真心疼!哎呀!我……
母親:別在我面前做這種一眼就能看穿的戲碼,我不是玲玲,沒這麼容易受騙!
外婆:哼……玲玲說得還真沒錯呢,你真是個不孝的女兒!媽媽在自己面前表現得那麼疼苦都不來幫一下忙!
母親:恐怕您老的身體要比我和玲玲好上幾十倍吧!還能在鄉下做出那麼多偷偷騙騙的事,然後連夜避人避到來我們家!
外婆:別把你媽說得像個會吃人的妖怪一樣,我只不過是給他們的人生上了重要的一課罷了!我可是偉大的教育者呢!他們被我騙的就當是學費好了!
母親:我看這個世界上應該沒人面皮能夠比你厚的了!你都在我們家住了那麼久了,現在風頭過了,總應該回去了吧!
外婆:什麼避風頭不避風頭的,說那麼掃興的說話幹嘛!人老了,我來這住只是想趁還有機會,看看孫子而已,你這個媽媽怎麼那麼不通情達理啊!
母親:你來這裏只是要錢!在你心目中還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那可真是天下奇聞!
外婆:比錢重要的東西,當然有咯,不就是您咯,我的女兒,噢,不,是搖錢樹!
母親:你肯說了嗎?我在你心中只是賺錢的工具而已!那既然錢都給你了,請你快點離開我們家!不要再煩著玲玲和我!
外婆:哎呀……我也有點想家鄉了……不過呢,來來回回,需要買點補品補補,但人家沒錢嘛……那麼女兒,拜託你行個好了……
母親:我前幾天才過了幾十萬進你戶口,你還嫌不夠?
外婆:別這麼說嘛,要不是昨天財神不懂事,我早就賺了個幾倍回來了!
母親:你又去賭了?
外婆:你知道老人家沒什麼消遣的啦,還不來來去去打打小麻將什麼的……
母親:沒!我已經沒錢了!你再這樣拿下去你要我跟玲玲怎麼生活啊!媽,我拜託你有回點人性好不?那是您的孫子啊!
外婆:啊?人性?你也配跟我講人性?您也不想想是誰把玲玲她爸……
母親:你!
外婆:想我別說?那怎麼行!我那麼有人性的女兒跟我說人性哦!不知道你的人性在殺死玲玲她爸的時候擱在了哪里呢?
母親:你不要以為用這個就可以威脅我!他的死是自己拿來的,那種一天到晚喝醉酒就拿我們母女來出氣的男人,死了活該!
外婆:被自己娶回來的老婆親手殺了呢,我女婿還真慘呢!
母親:別說得好象你沒有參與似的!殺了他以後教我處理屍體和騙保險的,好象都是你呢!
外婆:當然啊,我的女兒來求我哦,作為母親當然要幫手啊!
母親:那麼您的幫手還真是價值連城呢!他的死亡保險金9成都被您拿了!
外婆:我知道女兒你能幹啊,想當年靠著那1成的保險金就能搞出個紅紅火火的公司賺大錢!
母親:這種說話從你的嘴巴說出來真讓我噁心。
外婆:好吧!親情對話我也不想說太多,一口價,你現在再多給我100萬我立刻走人,不然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
母親:告訴員警?沒用的,這招唬不了我!告訴員警的話,你一樣脫不了關係,你覺得,我會相信你這只老狐狸幹這麼笨的事嗎?
外婆:告訴員警,天啊,女兒你,你真是笑死我啦!給我個天作膽我也不敢啊!
母親:那你……難道……!
外婆:哎……要是玲玲知道了自己的媽媽殺死了爸爸的話會怎樣呢?
母親:你……你真的不顧及孫子的感受嗎?你……
外婆:我就是知道你顧及玲玲的感受才不把她爸爸虐待你們的事告訴她……啊……我的外孫有這樣的媽媽真好呢……
母親:和你對比起來當然是要好得多啊!我嚴格督促她就是不希望她變得像你這麼心狠手辣!
外婆:好啦好啦!廢話別給我多說,總之現在你給我錢我就走人!就這麼多!
母親:我都說了我已經沒錢了!為了你我已經連公司的股權都要賣人了你還想我怎樣啊!
外婆:我什麼都不要,只要錢!
母親:你放過我們吧!
外婆:防過你們?可以啊!給錢我就行了!
母親:難道你就真的不能念點親情嗎?我是你的女兒啊!親生的女兒啊!
外婆:女兒?哈哈,你以為是我想生你的啊?你知道嗎?自從你的外婆為了點錢賣我給一個隻懂得打我的男人之後,我就知道這個世界上錢比親情重要!人懂得背叛,但錢不會!
母親:爸對不起你人人都知道,但……
外婆:你知道嗎?你這個孽種從生下來那一刻開始就一直討我厭!你是那個賤男人的孩子!我不會給他的血脈有好過的一天!
母親:我也是您的孩子啊!
外婆:現在別來跟我扯這些!你不肯給是吧?好!我現在立刻把所有東西告訴玲玲!看她是相信你這個被討厭的媽媽還是我這個和藹的外婆!
母親:你!(阻住外婆)我不會讓你去的!
外婆:你走開啦!(把母親推到地上,準備離開,母親在情急之下看見桌子上削蘋果的水果刀,一把抓起然後捅向外婆,外婆機警避開,兩人隨即糾纏,母親刺傷了外婆的手臂,掙脫了她,準備用刀刺死外婆)
外婆:女兒不要啊!
(母親遲疑了一下,外婆立刻把身邊的東西扔向母親,母親趁亂躲避時掉下了刀,外婆拾起了刀一刀插死了母親,這時女兒恰好看見了這一幕)
女兒:啊!!!!!
母親:玲……玲玲快走……
女兒:(過去看媽媽)媽媽……媽媽沒事的,究竟發生了什麼回事啊?你們……你們怎麼……?現在……
外婆:(外婆趕緊把刀收起來,裝哭)玲玲……你……你媽媽想殺死我!
女兒:什麼!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外婆:你……你媽媽她……她不知怎地發了瘋,所以……所以想殺我滅口!
母親:你!你……!
女兒:什麼?!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我……我要報警!
外婆:慢著!玲玲!先等會!
女兒:外婆你怎樣啊?有什麼事先等我……
母親:玲……玲……不……不要信她!
外婆:玲玲乖,先扶婆婆進房一下,婆……婆有點事……
(這時母親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搖頭,示意女兒不要相信外婆)
女兒:但是……但是媽媽……
外婆:玲玲聽話!外婆什麼時候有騙過你,來!先扶婆婆進房……
女兒:只是……
外婆:玲玲!媽媽會沒事的!
(女兒看了眼母親,又看了眼外婆,默默走到外婆面前,將外婆扶起,走向幕後,而外婆的背後,則拿著剛才用來殺人的水果刀,母親看著兩婆孫的身影,想努力爬向她們,卻在中途支持不住,死了)

[劇本]Nutter

暑假的絕對精神病院瘋狂系劇本之一
背景:醫院
道具:
醫院屏風;箱子N個,其中一個裏面要有很多爽身粉;手術刀;槍兩把;道具血;醫院床
演員:
父親:一個一直強調自己兒子是精神病的中年人,不過沒人信他
兒子:一個一直被自己父親強調是精神病的精神病人,前期看上去是正常人一個。因為手術失敗,自己的醫院被弔孝牌照,患了精神病。一直在被封了的無人醫院裏工作,以為自己還是有很多需要做手術的病患的醫生。
匪徒A:匪徒B的弟弟,因為沒錢給醫生,醫生拒絕救他難產的媳婦,最後媳婦一屍兩命。開始討厭醫生這個職業。父母生病沒錢治療,於是與哥哥一起打算打劫醫生籌錢。
匪徒B:匪徒A的哥哥,父母生病沒錢治療,於是與弟弟一起打算打劫醫生籌錢。
劇情&劇本:

(一開始父親與兒子在爭執)
父親:(怒氣衝衝,拉住兒子)你趕快給我住手然後立刻跟我走!快啊!
兒子:(撤脫)我不會跟你走的!我做得沒錯!
父親:(一氣之下)你這個瘋子(掌刮)!
兒子:你……是!是啊!我是瘋子!怎麼樣!我沒做錯!
父親:你一定要跟我走!
兒子:我絕對不會跟你走的!我是瘋子嘛!對啊!瘋子怎麼可能跟正常人走!
父親:你!
兒子:我是瘋子!我知道的!請您走吧!正常人!
父親:你!你從前就是這麼固執!現在都這樣了,你……你還……你就跟我走好嗎?不要再幹下去了!我們走吧?兒啊!
兒子:我不會跟你走的!爸!你不要再理我了好嗎?我現在又不是在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父親:你就是在做傷天害理的事!
兒子:(心灰轉氣憤)呵!我傷了誰的天害了誰的理啊?我只不過是免費為病人治療而已,這就是傷天害理?
父親:(此時父親感到無可奈何)你……
兒子:哦!我知道啦!是不是我傷天害理了你啊,爸?爸!我從來就沒拿過家裏一毛錢來幫人!我全是靠自己的!家裏從來就沒負擔啊!
父親:你根本就不是在……(被兒子截停)
兒子:你不要再說啦!我……(被父親截停)
父親:你又想說你是在行醫幫人嗎?
兒子:難道我不是嗎?我從畢業不久就拿到執照開了這間診所,在這裏工作我很開心,雖然賺不了錢,但幫助那些看不起病的窮人我很開心!
父親:你還要傻到什麼時候啊!
兒子:我賺不了錢,在這個社會上看來確實是傻啊!我承認!但是,至少我傻得很快樂!瘋得很快樂!(強調)我幫人很快樂!
父親:我……(望了兒子眼)你……(走近兒子)好!我不會再跟你說的了!走,現在就跟我走!
兒子:(被父親押著)你!放開我啊!放開我啊!爸!還有很多病人需要我的!爸!
父親:病人!那你說的病人在哪里?
兒子:你快點放開我啊!我求您了!爸!我不救他們,他們會死的!爸!人命關天啊!
父親:就是因為人命關天!你現在最需要最首先救的應該是你自己!不要再貽害人間啦!
(匪徒AB登場,在台的另一邊向路人問路,路人指向父子方向,匪徒AB走向父子)
匪徒A:(拿著槍)誰也不能夠走出這個門口!
父親:你們要幹嗎?
匪徒B:我們像是來派錢的嗎?打劫啊!還用問的?!
兒子:這裏沒有錢的,你們走吧!
匪徒A:沒有錢?你耍我們啊!(手到處指)這麼多醫藥用品你說你沒錢?耍我們啊!
匪徒B:(走近兩父子)一看就是個醫生啦!醫生會沒錢?(把槍在父子面前揚耀)不想有事就快點交出來啦!
兒子:我一直都是義務幫別人診斷的,哪來的錢!
匪徒A:義務?(一腳踹向兒子,兒子倒地)你們這些醫生會有這麼慈善?!(又加多幾腳)義務?義務!
父親:不要打我兒子啊!
匪徒B:你說不要打就不要打啊?那好啊!(叫住匪徒A,走到父親面前開始打他)那我打你咯!(對父親拳打腳踢)老不死!
兒子:不要打我爸啊!
匪徒A:那就兩個一起打!好醫生啊啦!免費幫人治病啊啦!(打到累了停了下來)我告訴你!這個社會已經沒有所謂的好人的了!
兒子:(癱瘓在地)不……不是這樣的!
匪徒A:不是這樣?呵(冷笑)……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話我的老婆和沒出生的孩子是怎麼死的?!不就是因為沒錢給你們這些醫生嗎!你告訴我啊!!!告訴我啊(踢)告訴我啊(踢)啊!啊!
匪徒B:(丟下奄奄一息的父親跑去勸阻A)不要再打他啦!再打下去死了人我們什麼都拿不到的啦!
匪徒A:(在被B拉開的過程中繼續說話):說什麼醫療設備什麼藥物什麼這個那個的!明明就是嫌我們沒錢不肯救!你們這些醫生都是渣!渣啊!
匪徒B:夠啦!不要再說啦!(把A打倒在地)
匪徒A:你他媽打我!(揪住B的領口,想還手打B,被B用說話截住)
匪徒B:你再打下去就要死人的了!人死了我們哪來的錢!我們去哪里找錢幫爸媽治病!你現在死了老婆孩子是不是想連爸媽都沒了!
匪徒A:(不語,默默鬆開了揪住B的領口,向兒子吐了口水)算你走運!乖乖把錢交出來!不然殺了你和你老子!(走向父親,拿槍指住父親的頭)
匪徒B:乖乖跟我們合作吧!說,你把錢放哪里了!
兒子:不能拿那些錢啊……那是給病人……
匪徒B:我理得你是給什麼病人!我現在只要錢來救我父母!那些人要生要活完全不關我的事!
兒子:我不會拿給你們!
匪徒A:那麼嘴硬!(把槍對準父親的膝蓋)
(槍聲:砰!)
父親:(槍聲過後護住膝頭)啊!!!!!!
兒子:爸!
匪徒A:(用槍頂住父親腦袋)下一次就是這裏了!
兒子:爸!
父親:兒啊!快走啊,不要……(被匪徒A的手肘撞了一下,說不出話)
兒子:爸……好吧……錢我拿給你們就是了!不要傷害我爸!(對著B說)你跟我來!
(兩人在一邊搜索,然後兒子拿出一個箱子)
匪徒B:想不到你還把錢收得挺密的嘛……(打量了一下箱子)裏面應該有不少錢吧……虧你還說自己是什麼義務救人說得那麼真情實感的……果然這個世界,有演技的就是好人……
來!給我打開來看看你這個渣究竟收了多少在裏面!
(兒子默默打開盒子,盒子裏面全是粉,B吃驚,兒子把粉吹向B,B看不見)
匪徒B:這是什麼!你……(兒子開始反擊)
匪徒A:(見狀)你在幹嘛!你對我哥幹了什麼?去死吧你!(拿槍瞄準兒子,父親見狀,撲向A,混亂中“砰”,B倒地,A見狀傻了眼,呆立幾秒立刻過去關心B的狀況,父親見狀,跌跌撞撞地扯著兒子準備走)
父親:走啊!
兒子:(望瞭望匪徒)不……我不能走!(甩開父親的手)我要救他們。(跑過去查看匪徒B的情況,對著A說)立刻把他扶上床,子彈可能傷了內臟……我們要立刻動手術!
父親:(扯著兒子)你真是瘋了!現在趕快跟我走吧!他們的事員警會來處理的了……
兒子:現在不救他他會死的!爸!你讓我救他吧!
匪徒A:大叔……大叔!我求您讓你兒子救我哥了!我知道我們對你……
(趁匪徒A纏著父親的時候,兒子開始找工具,然後把)
父親:我就是在救你們!你們快點去找個另外的醫院!快啊!我和他現在要立刻走!
匪徒A:既然大夫都肯救我們了你為什麼就不……我知道我剛才是對不住你!但……請你讓你兒子救我哥吧!我哥要是沒事的話!我……我什麼都可以幫你幹的!最多……以腿換腿怎麼樣?我哥要是好了我就把腿廢掉!我求您!我求您了!
父親:你他媽真是都瘋了!怎麼說你們就是不聽了!不能讓我這個瘋子兒子救人!
匪徒A:醫生只不過是幫人治病!你怎麼就這樣說自己高尚的兒子是瘋子呢!
(兒子把簾子拉上)
父親:你快帶你哥走吧!我也要帶走我兒子!不然就真的遲了!
匪徒A:我求您了!我拜您了!(看見父親依然沒有想改變態度的狀況,A露出凶相)我哥一定要在這裏接受治療!(拿出槍)你要是再在這裏亂嘈的話我就立刻殺了你!
父親:你們……怎麼就……
(就在這時醫護簾後面發出B的一聲尖叫和兒子的狂笑聲,簾子上出現了血花四濺的影子,然後B帶著一身血跡慢慢從簾子後爬出來,兒子帶著血跡和獰笑,手上拿著手術刀慢慢走在B的後面)
匪徒B:不……不要……弟弟,救我!
匪徒A:(慌張)哥……哥你怎麼了……醫生?
兒子:(憤怒)不要過來!(忽然轉變成笑著說)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現象……很快就好了(拿著手術刀,往B身上狂插)
匪徒A:(嚇得軟掉了身子)你……你究竟在做什麼啊!醫生!!!! (正想沖過去的時候,兒子從身上抽出匪徒B的槍,把A擊斃,兒子從B身旁走開,恢復到正常的樣子)
兒子:又一個病人!我要立刻跟他做手術(開始傻笑)哈……哈哈……做手術!做手術!(把屍體拖向簾子後面)
父親:(對著B的屍體說)我都說了啦……你們不能在這裏讓我兒子醫的……他真是個瘋子……在這個根本一個病人都沒的醫院裏醫人……你們還能相信一個瘋子是正常人……呵……看來你們沒有正常到哪里嘛……

(劇本)安樂•死

雖然自己沒有也不想跟學校還有學院班級之類的扯上太多淵源……不過既然有舞臺劇大賽……還是寫個出來吧……果然人類……算了,說回劇本,4個人,只是4個而已,對於法院來說,應該還是能夠找到這麼“多”人演的吧……
然後劇情……靈感來自《NHK》裏面“歡迎來到天國”(標題好象是這樣吧?)裏的死亡網聚


背景:集體自殺的場地


人物:

失業男一名,背景,生意失敗,妻離子散,這次死亡網聚的發起人兼主持人

剛被釋放的囚犯一名,本為醫科大學學生,因盜取學校的實驗用藥物被退學,後被拉進監獄,幾年過後無法適應社會於是尋死

學習失意的學生一名,學習成績差,在學校被欺淩,拿錢去交保護費時被不關心自己的父母誤解,在沒想清楚後果的情況下想尋死,最後由於害怕而逃走

戀愛失敗的女子一名,被男友欺騙感情後有了孩子,墮胎後受到社會歧視,父母與她脫離關係,懷著對社會的怨恨以及對未出生孩子的愧疚加入這次網聚


道具:4張凳,4個杯,一張圓桌,一包可以食用的粉狀物,一個茶壺


舞臺安排

未命名.JPG-中国博客网


(桌上放著杯子和茶壺,4人默默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沉默了一陣,開始有人發言)
失業男:那麼……我們開始這次網聚吧。
囚徒,女,學生:恩……
失業男(強顏歡笑):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也許也是最後一次了吧,各位網友們……
囚徒(帶輕微憤怒,駁斥):還說什麼可能,這不是明擺著是最後一次嘛!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來這裏的!還不是為了……
女(沒有表情,帶著麻木的眼神,搶了囚徒的話,向著眾人):還不是為了死!
(女說完,眾人帶點震驚,然後略有所思,沉寂了一會之後,失業男繼續開口)
失業男(圓場):對……對,對……大家應該不會再希望再見面的了……或者……至少等所有事情完結了之後在另外一個世界見面……那麼……
囚徒:開始吧……
(囚徒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在了茶壺裏面,攪渾,然後倒到每個人的杯裏,到了學生的面前時,學生略顯緊張)
囚徒:杯子裏面的是混有純度很高的毒參茄成分的水,這是我托以前醫學院的朋友弄到的。這是種強烈麻醉藥,但是服用過量是可以致死的,喝了之後我們……
女(再度打斷囚徒的說話):我們知道這些要幹嘛!反正能死人就可以了!
囚徒:既然大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生到這樣一個醜陋的世界,那麼知道自己將會怎樣死去,離開這個世界不是很好嗎?
眾人:……
囚徒:好運的話,在臨死前,我們還可以經歷一下幻覺再死去。不過,由於是中毒死,所以我們之後可能會因為神經性反射而嘔吐什麼的,之後屍體還可能出現……
學生(越聽越感到可怕):夠啦!
眾人:……
學生:對不起……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快要死了……在死前聽見自己的死狀……這樣很奇怪。我們大家都已經活得夠痛苦的了,沒必要在死前聽這麼恐怖的東西再受折磨吧……對,對吧……大家?
失業男:他說的有道理。我覺得,知道自己是因為什麼原因死就已經足夠了。至於死後的事……我們管不著。更何況,就算你說得再詳細我們也不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是醫學院的大學生……
(女點頭表示贊同,囚徒不屑)
囚徒:一班無膽鬼!
失業男:無膽又好,怎麼樣也好,大家也都快是死去的人了。再計較也影響不了些什麼,那麼……
(失業男站起來,舉起杯子)
失業男:大家來幹這最後一杯吧!
(接著囚徒,女依次站起來,學生低著頭,帶著抖顫的手也緩緩地站了起來)
失業男(大聲):大家乾杯!
囚徒,女(大聲)學生(小聲):乾杯!
(眾人正準備喝下,學生忽然大叫):慢著!
囚徒(不滿):你又想幹什麼?!
學生(委屈):我覺得……
囚徒:什麼?!你不會是想跑了吧!
學生:不……不是,我只想說,既然大家今天有緣在一起,那麼……
女:那麼怎樣?
學生:不如大家在死前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吧……至少可以熟悉一下死在自己旁邊的究竟是什麼人……這樣……這樣子不是很好嘛?
失業男(低頭思考):這個……
囚徒:……
女(淡淡地說):我贊成這個小朋友的說話。
(眾人望向女)
女:畢竟……人在生前收藏的秘密,不可以讓別人知道的真相實在太多太多了,在接近死的一刻將所有東西都說出來,帶著坦蕩的心離開不是很好嗎?我希望在死後可以上天國,但聽說埋藏太多秘密死去是會下地獄的。本來在出發的時候就打算要在死前把所有東西都說出來……只是(略微停頓)……反正現在既然小朋友都開口了,我贊成!
囚徒:既然一個也是這樣,兩個也是這樣,好吧,說就說吧!我也有很多罵人的說話平日罵不出來!現在有機會,就在死前痛痛快卡罵個痛快吧!
失業男:既然大家都贊成,我也實在沒什麼理由可以反對……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在臨別前交這個世界的最後的朋友。如果大家沒有異議的話,就由我開始吧?
眾人:恩!
失業男:應該從哪里說起呢……啊,就從幾年前開始吧。我記得那時……(露出懷緬的神情)我跟孩子他媽還是很好的,整個家庭很和睦,每天晚飯的時候大家都是有說有笑的,孩子跟我們說著在學校裏發生的事,老師今天講了什麼,哪個孩子又跟他做朋友了,那時生意還剛起步不久,雖然辛苦,但大家都活得很幸福……
學生(疑惑):照你這樣說來,你們不是應該……為什麼要想到走這一步?
失業男:因為幸福只存在於過去啊
(眾人不解)
失業男:在那之後過了1,2年的時間吧,生意漸漸上了軌道,我也希望能夠帶給家人更多的財富,我覺得,只要我能夠賺到更多的錢,她們的日子就可以更加好過了!所以我不斷地在公司工作,甚至犧牲了陪伴她們的時間。反正只要把錢賺夠後大家就可以在一起了,我還是這麼認為。之後又過了3,4年,公司終於可以剛進一步發展了。公司上下都在為這個重要的時刻拼命,我當然也一樣,每天依舊工作,甚至連家都沒回,終於,過了1個月,所有的工作都在大家齊心合力的情況下完成了,我很開心。於是立即趕回家打算跟我的妻子和孩子分享,只是,回到家的時候,回到家的時候……一切都變了……我那個妻子……我發現我那個妻子在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女:也就是說你老婆用你掙的錢跟別的男人搞在一起咯,真是個淫婦!
失業男(激動):我妻子不是淫婦!(隔了一陣稍微平復了下來)對……對不起。我的意思是,我妻子並不是那樣的人。是我不好,因為我沒有留在她身邊所以她才會被別的男人欺騙……她後來也有跟我道歉的,只是……只是我當時怒火中燒,根本就沒有聽她解析……然後……然後……(掩面擦了擦眼淚)最後她自殺死了……留下來的遺書還寫著她對我的愛……她希望我原諒她……傻瓜……我明明已經原諒她了……明明都已經……為什麼還要去死……
囚徒:一個大男人哭什麼哭的,你不是還有個兒子嗎?
失業男:對……還有我的兒子……後來,為了補償他失去媽媽,於是我比以前更加努力工作,為了忘記死去的她,為了讓兒子有更好的生活……誰知道……誰知道那個混蛋居然看准了我賺錢心切的心情陷害我!那個混帳,他把我這輩子的心血都騙走了……於是我背了很多很多的債……這些債即使是我做一輩子苦工也還不回來的……想到這裏……我就決定,還是死掉算了!我死掉的話,我的兒子不但不需要面對我生前欠下的債,還可以拿到一大筆保險金,這樣,他就能很快樂地生活下去了!
女:你還真是個慈夫呢!相比起你對你兒子做的這些,我就實在是做不到了。
失業男:你也有孩子?
女:恩……或者說是曾經有過吧,不過已經死了。
失業男:究竟……是怎麼回事?
女:看我的樣子,你們覺得我是什麼人?
囚徒:是個小姐吧!
學生:不會吧!這位小姐穿得這麼斯文,應該是學生?
女:算猜對一半吧!
失業男:那麼您究竟是……?
女:聽完我的故事你們就會知道了。兩三年前吧,那時侯我剛剛進入大學,在正式踏入學校的時候我就覺得,恩,我在這裏一定會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我會在這裏學到很多東西,認識很多朋友,還有戀愛……現在想起來都不知是好運還是不幸。很快我就認識了他,那個我原本打算跟他一生一世的人。他是我的學長。在進去不久後就認識了。以那時懵懂少女的眼光看來,他就是那種白馬王子類型的,長相英俊,家裏又有錢,而且別人對他的評價也很好,還是學生會的幹部。在他向我表白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真的很開心的。順理成章,我們變了一對。當然,那時侯他身邊也還有很多追求者在追他的。雖然他也沒有要變心的跡象……這是,我實在太愛他了!我很怕失去他,所以……所以我決定把自己最寶貴的交給他。因為我覺得,只有這樣,他才能一生一世對我好……當然,他那個時候也是很願意的。最後,我們,我們……
囚徒:上床啦!
女:對,現在也沒有什麼需要感到羞恥的了,我們上床了,還不只一次。那時侯,大家也還是挺單純的學生,也沒太過注意這方面的東西,然後……反正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經常感到不舒服,去醫院檢查……發現我有了。我那時很害怕,我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於是我立刻去找他。我那時就傻得那麼可怕,我認為他一定可以給到希望我,他一定會願意跟我一起解決難關的。我甚至還愚蠢到以為他會讓我把孩子生下來然後娶我。只是……他最後還是讓我失望了。
學生:他一口拒絕了你?
女:那個懦夫要是有那麼勇敢就好了。他知道之後嚇得幾天躲著我,我也不理這麼多,瘋狂地去找他。他怎麼可以這麼對我?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找到了他。他看到我的時候,說話還支支吾吾的,最後被我逼得不行了,說自己實在解決不了,要帶我去見他的父母。我當時真的開心的不行。只要見到他的父母,老人家或許會因為顧及胎裏面的孩子而幫我的。誰知道,最後卻不是這樣。他的父母是有頭有面的人,見我這個不是出身風光的人,兩個老不死就只是那麼扔下一些錢叫我把孩子打掉,然後自動消失別纏著他家的孩子!我……我當時真是……我完全接受不了!那是他們的孫子啊!是人命啊!怎麼能說打就打!我完全就不明白,我決定再去找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我要他給我說清楚。可是自從那天之後,他再沒有上學,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再沒出現在我面前。我拜託我所有的朋友,甚至找到他身邊熟悉的人尋他!最後,最後,最後就只找回一個他到了外國留學的答案。他扔下了我們走了!他扔下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走了!我看著自己一天一天長大的肚子……我忽然間覺得,我不能為這個賤男人白養兒子!最後,拿著他父母給我的錢,我把孩子打掉了!
失業男:那麼……既然事件都解決了。遇人不淑就當買個教訓吧。你也不用來到……
女:我的故事還沒完呢!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學校知道了這件事,為了怕惹上麻煩,學校把我開除了。至於我父母……她們也一怒之下跟我斷絕了關係,我曾以為,他們畢竟是我的父母,始終不會太計較的。只是,只是,我錯了。他們一直就不肯原諒我。在他們的心中,名譽比我的地位更加重……現在我就只能在朋友的救濟下生活,但是,這種生活能維持多久?我不是沒有嘗試去找工作的,只是,現在這個社會,它似乎容納不下我……呵,我已經什麼都沒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除了死還可以做什麼?
囚徒(憤慨):對!這個社會就是這麼個爛渣滓!
女:你似乎也很討厭這個社會呢?
囚徒:要不是它,我根本不需要走到今天這一步!
(另外三人沉默)
囚徒:別看我現在是這個樣子,大學生時代的我跟現在的我絕對是兩個樣子的!
(眾人驚愕)
囚徒:別這麼大驚小怪好不!我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成績可是很優秀的!也正是因為太過優秀……所以才會淪落到現在這麼落魄。
學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囚徒:妒忌,妒忌!鋒芒太露,必招人妒,這個道理,應該很多人都明白吧?偏偏那時候的我就不明白!我將自己最擅長的最好的一切都表露人前,熱心幫助有需要的人,可是呢?他們這會在有需要的時候占我便宜!閒事沒來就在背後找我麻煩,說我壞話!這個社會的人都是帶著這樣虛偽的面具的?我對自己說:不!終有一天大家還是會接受我的!我還是盲目地相信會有賞析我的人出現,會有好人的出現!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不理別人有意無意的嘲諷,也不計較他們對我所做的那些麻煩!我一直在等,直到那天……
學生:那天……?
囚徒:對!那天!學校到處人心惶惶,因為有學生盜取了實驗用的違禁藥!經過了好幾天的搜查,最後,學校在我的地方發現了被取走的藥……
學生:是你拿的?
囚徒:哼!你就像當時學校那幫笨蛋一樣!一看見藥物在我那裏就爭著說我就是小偷。甚至連抗辯的理由也不給我多說,就直接把我退校!我根本就沒拿過那些東西!至於究竟是誰,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不過……不過據當時的情況來說,我想,嫌疑犯是有確定那麼幾個的。但這個不重要……或者說就算知道都已經改變不了什麼。反正,你們知道嗎?最可笑的是什麼?社會上的爛媒體居然在什麼也沒調查清楚的情況下把被退校的我拿去做什麼個案分析!將很多連我聽都未聽說過的心理病名稱強行加到我身上!把我說成是混世大魔王似的!然後員警就因為這樣把我帶走了……那時的我終於知道!這個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失業男:所以……最後你就進去了?
囚徒:對!那些胡鬧的員警也跟這個社會一樣!所謂的調查就是刑訊逼供。把我打得不似人形,在我意識模糊的時候讓我簽了認罪狀!當某天我出來的時候,才終於發覺這個社會已經變得……
女:變得怎樣?
囚徒:面目全非。我曾經也在一段時間想過,要努力做個讓社會接受的人。但是,這個最終只是我的妄想!我根本就不可能!這個社會從來就不肯給機會有過去的人!無論你再怎麼樣努力也是一樣!
失業男:確實如此……
囚徒:我已經找不到生路了……與其最後為了生存失去理智,豬狗不如地生活,我想在還有理智的時候就有尊嚴地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學生:也確實如此……
囚徒(瞄著學生):那麼你呢?看你這個穿得那麼光鮮,似乎是個大少哦?怎麼要跟我們這班老百姓一起尋死啊?
學生:……
失業男:既然是你提出要在死前說自己的事的,為什麼現在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啊?
囚徒:是看不起我們啊?小子?!
學生:不……不是……
女:你們兩個就別逼小朋友了,別在人家死前留下這麼恐怖的回憶。
學生:不……不會的……好吧……那麼我開始說了……我的父母都很愛護我,他們都是政府機關的管理層……
囚徒:果然沒看錯,是有錢人家的孩子
學生:錢的話……確實是比一般人多些少啦……只是……或許是他們太過愛我了吧,在小學以前,我一直都只是一個人的,直到上了小學,我開始接觸了憧憬很久的校園生活,漸漸地,我發覺我完全不適應……學校裏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所想像的……我開始慢慢脫離了人群,我根本上就融不進他們……上學對我來說,已經變成了每天最痛苦的事情。也許是同一個原因吧,我的成績從來就不好,被老師批評和同學取笑成了家常便飯……
囚徒:然後你的父母就因為這樣經常罵你,所以你要死吧?現代孩子的心靈真是脆弱,我說……
學生:不……不是的……並不是因為這樣我才要死的……當然,我的父母有時也會因為這樣責怪我,只是……我知道他們不是全心的,所以我不計較他們這樣……我也覺得,或許這樣平凡地度過我的生活就好了……只是,事實上這樣的生活在我上了初中後卻不能夠維持下去……那群人出現了……
女:那群人……?
學生:對……就是那群人……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知道我的事的……反正那幫人經常有事沒事地找我要錢……起初我當然拒絕啦,但是……
失業男:他們打你了吧……
學生:對……他們警戒我說,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就會……所以,既然他們只是要一點點錢的話,我想是沒問題的啦,他們都說是最後一次……只是,每次他們說完,沒過幾天又會再來找我要錢,終於有一天……我已經沒有錢了……我就這樣跟他們說,我真的以為這樣做就可以脫難的,只是,他們不肯放過我,他們逼我跟著他們到商場裏面……到商場裏面(面露難色)
囚徒:到商場裏面?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學生:到商場裏面……到那裏……偷東西……我知道這樣做是很不好的……只是,我沒有辦法……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他們一定會修理得我很慘的,所以……我們到了個很隱蔽的角落準備下手,然後……然後被老闆發現了,他們所有人都說是我指使的……然後店長報了警,還好員警見我是觸犯,所以沒有把我入罪……但是卻要告訴我的家長……然後……那幫人他們威脅我不可以告訴其他人……所以我沒有告訴我的父母真相,我以為他們會理解的……他們後來罵了我一頓,但是,沒所謂,我只希望他們可以理解我……後來,那幫人第二天出現了……他們說,因為我惹上了麻煩,所以要負責,他們逼我交出一大筆錢……只是,我根本就沒有啊……我照直跟他們說,結果他們只回答我如果沒錢就會殺死我……最後……我只能從爸爸媽媽那裏……
女:你偷了你父母的錢?
學生:恩……然後我的事被他們發現了……就在昨天……我……我現在已經是個壞孩子了吧?我不敢再回家了……但是我想,我把這些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我的……我……現在很怕……但是,只要我死了……只要我死了一切都會變好吧……
眾人:……(沉默了一段比較長的時間)
囚徒(看見沒人表態後反應過來):那麼……既然最後的小朋友也說完了,我想……是時候扮正事了吧……(拿起杯子)
(接著三人順序拿起杯子,學生渾身顫抖,最後再拿起杯子)
失業男:那麼,大家,另一個世界再見了……
(三人帶著猶疑準備喝下,學生看著杯子)
學生:慢著!
囚徒:你又想幹什麼!
學生:我……我不想死!!我還不想死!
囚徒:什麼?
學生:剛才我看著杯子的時候,我就想起了媽媽,想起了很很多以前的東西……雖然我很害怕……但是……我還不想死……對不起!對不起!各位,我還不想死……我想……我要
女:想走對吧?
學生:恩
失業男:也是這樣……以你這麼年輕……
囚徒:沒膽鬼!
學生:我……我……
女:人類本來就是沒膽鬼啊……
(學生轉過面向女,然後又轉回面向囚徒)
囚徒:哼……也確實是啊……人本來都是這個樣子的……
失業男(接上):沒有人是為了死而生存的……在這個場合做個膽小鬼又有什麼錯呢?貪生怕死的人有哪點有錯呢?……或許,錯的是想死的人吧……
女:這個世界,最可怕的應該是失去了生存意願的人吧……
囚徒:那樣的人就不叫人了。
……
女:小朋友,快點走吧
失業男(補充):這裏並不適合你來的,你還有很多事想做吧?還有很多事等著你的,你還要遇見很多很多的人……
囚徒:(向著失業男)別說這麼多廢話!(回頭向學生)走吧!你的事與我們的事相差還很遠!你現在趕快回去媽媽身邊吧!
女:難得你也會說這樣的話
囚徒:……
學生:大家……謝謝大家……但其實大家……大家也不要死吧?好嗎?
(剩下的三人互相凝望了一下,笑了笑)
失業男:不……我們的情況跟你不一樣……
學生:為什麼!!!
囚徒:我們已經沒有了想繼續生存下去的欲望了
女:也就是說,我們早就是死人了……
學生:我不明白……
失業男:你早晚會明白的……
囚徒:快走吧!不然你還想要看見我們3個死去的樣子?
學生:我……
女:走吧,小朋友……
學生:恩(跑離桌子,回頭留戀地望了下,急速離開)
女(望著失業男):其實……有樣東西我在聽完你的故事後就想跟你說的了……
囚徒:你該不會又……
女:不,不是,只是,我想在死前把自己最後的心聲說出來
失業男:那好吧,你說吧!
女:其實,你到底明白不明白?你的妻子和兒子都底想要的是什麼?她們並不希望很多很多的錢,她們一直只希望你能夠留在她們身邊而已!你的妻子選了死,你也選了死!你們兩個究竟有沒有理會過你們的兒子要些什麼?
失業男:恩……當然……只是我也同時知道,其實我是懦弱的……我根本不敢面對以後的人生啊……死亡,只不過是作為我最後的逃避手段而已。我最後還是放棄了我的兒子……我是個沒用的爸爸……我最後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死後的保險金留給自己的兒子,好等他可以在還債後過上舒服的日子……最終我還是面隊不了他……我就像你一樣不誠實呢,你想死,真的只是擔心自己以後的人生嗎?
女:……
囚徒:確實,你只是為了向兒子贖罪吧?說什麼不想幫別人白養兒子之類的騙人話,其實,你是害怕你會讓你的兒子生下來後會跟著你受苦吧?
女:你還真不賴嘛……確實是這樣……我……既然親手殺了我兒子,也必須親自來贖罪……
囚徒:母愛還真是偉大呢!結果只有我是為了自己而死的啊!
女(露出唯一的一次笑容):也確實是這樣呢,呵呵
失業男(帶著微笑):那麼……
女、囚徒:恩
三人:乾杯!
(三人舉起杯,喝下杯裏的東西倒下)

(劇終)

審判(劇本)

好吧……我服了我自己……還真把搭公車時想的無聊構思認真地寫了出來……我要為自己 囧丁乙 一下……
總算趕在情人節前發了上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背景:法庭
人物:法官一人,同志一人,侍衛N人,群眾N人(可有可無的存在,如無可用聲效代替),同志的父母2人,神學家1人,生物學家1人,喜歡同志的女性,同志的朋友ABC,法官的孩子(同志的Lover)一人
道具:被告人所處在的圍欄,法官審判用錘子,桌子及椅子,證人作供用椅子,法官的文件

舞臺安排

审判的舞台示意图.JPG-中国博客网


法官:請侍衛帶犯人出庭
(兩侍衛押著同志出庭,群情湧動。侍衛將同志置於被告人位置,後退,站立兩旁)
法官(威嚴,幾次敲擊錘子,對著群眾):肅靜!肅靜!
(群眾聲音的音量逐漸降低)
法官(威嚴,重擊錘子,對著同志說):XXX,你認罪不?
同志(冷靜,鎮定):我沒罪,你叫我如何認罪呢,法官大人
(群眾異議,辱駡聲漸漸高漲)
法官(威嚴,再次敲起錘子,對著群眾):肅靜,肅靜!大眾法庭是公平公正的!(露出一絲奸笑)聽完證人們的證詞之後大家自然會給你評價,看看到時你如何狡辯!


法官(敲棰):現在傳召證人
(神父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神父:我宣誓
(神父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證人,開始吧。把你所知道的都說出來。
神父:XXX有罪,因為他是同性戀
法官:你為何如此確認呢?
神父:這是世人代代相傳的真理,同性戀在神的聖旨中被列名為最嚴重的罪行之一。聖經一直告誡我們同性性行為是罪。創世紀,利末記,羅馬書,哥林多前書上面清楚級下了所有的一切。
法官:被告你有何解釋?
同志:神是創造萬物者,他創造了人,創造了一切。如果我們有罪,為什麼神要將我們創造出來?神說過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那麼,我們呢?我們跟你們一樣是被創造出來的人。你們對我們不公,不就是違反了神的意志?那你們一樣是罪人!
神父:神沒有創造有同性戀傾向的人。聖經告訴我們一個人因為罪才變成同性戀者,並且都是出於他們自己的選擇。一個人可能生來對同性性行為敏感,就像一個人生來有暴力或其他罪的傾向。這不能成為一個人陷入罪的欲望中而選擇罪的藉口。如果一個人天生容易發怒,他順自己的性情做的事就是正確的嗎?當然不是!同性性行為也是同樣道理。
同志:但是,如果人出生不能夠做自己,順著自己的性情做事,那我們還為什麼要選擇做人?暴力是罪那是因為它的施行者會令他人受到傷害,但是同性戀可沒有這種附加的屬性。它是個人的選擇。人的確不能陷入罪的欲望,但是,介定罪的欲望的標準是什麼?罪起碼應該有“強逼他人或對他人本身做了他不自願的行動作為”,但同性戀是種很個人的東西。我看不出它之中帶有這樣的屬性!我並不是選擇成為同性戀,而是我本身就是同性戀。
神父(開始驚慌,思索了一會,開始緊張說):同性戀遲早會毀滅這個世界!聖經裏面所多瑪城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證!
同志:那麼請問世界上有多少有可能會導致毀滅世界的東西存在呢?人類的科技不是每天都在進步嗎?我個人感覺這些比起同性戀更容易毀滅世界。
(神父無言,顫抖得跌了下地,侍衛慌張把他扶走)


法官(驚奇,敲棰,大聲):傳召下一位證人
(同志的女性朋友泣不成聲,低下頭不停用手擦眼淚,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同志的女性朋友(慢慢抬起頭並舉起手):嗚嗚嗚……我……我宣誓
(同志的女性朋友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請你指出被告席上的人的罪行
同志的女性朋友:他……這個人欺騙了我的感情,嗚嗚(趴在桌子上嚎哭)
同志:我從來只當你一般朋友對待,反倒是你自己經常自作多情,這能怪我?
同志的女性朋友:你是告訴過我你不喜歡女人,你告訴過我你是同性戀,但我以為……我以為你在看玩笑而已……況……況且我不相信我連一個男人都贏不了!嗚嗚嗚……你應該跟我在一起的!
同志:我已經告訴過你我不可能喜歡你,只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況且,你對我的什麼愛,也只是源於你自己的好勝心和佔有欲?難道這樣也叫欺騙感情?
同志的女性朋友(繼續趴在桌子上嚎哭):法官大人……他不愛我……所以他有罪……嗚……我真命苦……
法官(一臉尷尬):胡說!這,這就是你的證詞?把這個女人拖走,侍衛,快!


法官(抹了把汗,敲棰):現在傳召下一個證人
(生物學家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您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生物學家:我宣誓
(生物學家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證人,請你開始陳述
生物學家(鞠躬):法官大人,在場的諸位,大家都知道,生命的延續來源於兩性的互補。正如磁石不同極之間可以相互吸引,生物間的差異吸引,正是自然默認的規則。生兒育女只能由一男一女完成不正好說明了這點?動物之間就很少出現同性相戀這樣的不正常現象。因為動物深知它們存在的最重要任務就是繁衍後代!生物之所以生存的唯一目的是為了繁衍後代!異性間的相愛才應該是這個世界的唯一,因為只有異性相愛才能把人類這個種群維持下去,才能使人類繼續繁盛。至於同性間的什麼所謂“相愛”,這是絕對不正常的,只是心理或者某些生理缺陷而引致的。被告不但不願意接受正確的治療,而且還在人群中宣傳“同性戀不是不正常的”這種荒謬理論,因此他絕對是有罪的。
法官(點頭表示滿意):被告你有何解釋?
同志:生物學家先生,其實,人在你的眼中其實跟豬狗什麼的應該沒分別吧?大家都只不過是為了遺傳基因而存在的機器?那麼我們現在的什麼科學文明根本就不需要那麼發達,人們只要每天想著做愛生孩子就已經足夠了。你覺得人是這樣的?我覺得人類不應該這樣的!人類之所以能夠區別於其他的動物,那是因為人類有自己獨特的感情。感情是人類區別於其他生物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而同性戀則是人們感情的一種。感情這種東西只應該分為發生了和沒發生,絕不可能分類為“正常”還有“不正常”!按照這樣推理下去,將“同性戀劃分為不正常”不正是一種錯誤的思想嗎?況且,據我所知,不單人類,在山羊以及黑熊等等的動物裏面也有廣泛地存在著同性戀,這個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瞭解吧?他們屬於你口中所說的最直率的生物哦?為什麼也會這樣呢?尊敬的生物學家先生?
生物學家(沉思):對……這個確實值得研究……這個確實值得研究!(邊大聲說著邊沖出舞臺)
法官:證人!證人……


法官(生氣,敲棰):現在傳召下面的證人
(同志的朋友ABC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左手按聖經,舉起右手、手掌攤開、手心向前方)
法官:請你們宣誓:我將對法庭說出真相,全都是真相,除了真相還是真相。
同志的朋友ABC(分別):我宣誓
(同時放下右手,開始面向法官開始作證)
法官:請你們開始作證
朋友A:太噁心了
朋友B:想不到他竟然是同性戀……
朋友C:枉他還是個那麼有作為的人……
朋友A:這絕對是變態
朋友B:我一想到他跟男人一起XX就感到噁心
朋友C:不知道他會不會把什麼噁心的病傳染給我們……
朋友A:他讓我們終日身處於惶恐之中
朋友B:他跟我們一起的時候都不知道有沒有想過把我們怎樣……太可怕了……
朋友C:就是這些同性戀這個世界才有那麼多這樣那樣的病,他們最濫交了,死基佬,乸型,人妖!
ABC同時:法官大人,他絕對有罪!
朋友A:他的存在帶給我們恐慌
朋友A:他的存在是在玷污世界
朋友A:他的濫交為世界帶了許多疾病
法官:連你的朋友都指正你,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同志:法官大人,希望你可以清晰一點。在場的這幾位是我過去的朋友,而不是現在的朋友。你的稱呼實在有些不妥!
朋友ABC:沒錯,我們不會再跟這麼噁心的人做朋友,甚至想起以前經常跟他在一起走就想嘔!
同志: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吧!我實在想不到以前竟然把這麼愚蠢的人當作朋友!
朋友ABC(異口同聲):你說什麼!
同志:我不瞭解為什麼同性戀會帶給你們恐懼!對於同性戀的恐懼應該是來自源於你們自身的吧!人類往往就害怕自己不熟悉的東西,而這種恐懼是你們自己製造的!把自己的錯誤歸咎給其他人,你可真是卑鄙呢,A!至於B,你問我在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有沒想過跟你們做那種事?想和沒想,如果我沒告訴你,你覺得這對你來說會有不同的影響?你自己心知肚明你看見美女的時候會想些什麼?如果這樣想想也有罪要抓起來,那麼,我們現在所居住的世界,其實是不是座監獄?還有你,C,我想不到你連這麼荒謬的觀點都能提出來,難道就不怕笑死人?誰說同志就喜歡濫交的?異性戀就沒人濫交?按照同性戀與異性戀人數之間的比例,喜歡濫交的異性戀要比同性戀多出多少倍?你說的這個那個病可不只有同性戀會傳播,異性戀傳播它們的途徑要更多吧!最後還要告訴你一點,不是同性戀都喜歡當人妖,選擇當人妖也是個別人的興趣,與你們無關係!


法官(敲棰):帶下麵的證人出庭
(同志的父母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手按聖經,默默宣誓)
法官:證人,請你為罪人所犯下的過錯作證
同志的父母:他……這個不肖兒子!他居然是同性戀!氣死我啦!我們都念了他多少遍了!他根本就聽不進去!他……他……氣死我啦!……
法官:證人,請你儘快進入重點!
同志的父母:他啊!他最大的罪就是作為我家的九代單存卻不肯像正常人那樣娶妻生子,不肯幫我們家繼後香燈!他這個忤逆兒!他不孝!(指著同志)你知道我每天都因為你在被街坊鄰里笑嗎?啊!你這個不孝的傢伙!想當初真是生快叉燒好過生你!(面向法官,激動)法官大人!他不孝!這就是他天大的罪!
法官:噢?現在不只是你的朋友,連你最親的人都這樣說你呢?你有什麼反駁呢?嗯?
同志:其實這原本是家事,我並不想在法庭上多說……
同志的父母:什麼家事!你都知道什麼叫丟人現眼?什麼叫家醜不出門?你這忤逆兒!啊?你知道自己理虧了吧啊?好當不當當同性戀?你丟盡了我們家的面!你要往自己的臉上抹黑對吧!那就在大家面前抹都夠!
同志:既然你真的喜歡讓我在這裏說的話,好吧,我說!
同志的父母: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說啊!你說啊!我就看看,做了這麼恥辱的事除了認錯你還能說什麼!
同志:好!是你讓我說的!那麼首先,我真的很想問一下你,我究竟被生下來是幹嘛的?你們是因為指望我能夠生兒育女才生我下來的?那麼在生我下來之前為什麼不徵詢我的意見?為什麼不問問我是不是那麼想成為你們的“DNA遺傳發生裝置”?我活著是為了自己而活,我活著並不是為了把你們的遺傳因數流向下一代!如果你們真的那麼渴望把遺傳因數留下來的吧,我大可以到醫院做精子捐贈人!如果你們很想要孫子的話,我可以在別處領養一個!第二,越來越多研究證明同性戀是由於遺傳得來的,也就是說,並不是我自己要做同性戀。歸咎責任的話,最根本的還是回到你們這裏!是你們令我變做同性戀的!也就是說今天的結果是你們自己做成的!第三……
同志的父母:夠了……你給我住口!你……
同志:我還沒說完!第三,究竟你們為什麼要當我是兒子?就盡儘是因為我們有血緣關係?如果明天醫院查出我不是你們親生的那你們會怎樣?立即把我當做陌路人?我相信你們肯定不會!你們之所以會當我是兒子是因為我們之間有感情!我相信這種感情的羈絆已經超出了血緣!你們疼我,就應該讓我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去做!同性戀不是殺人放火,不是作奸犯科,只僅僅是種選擇!作為父母,你們應該支持我,這樣才是真的愛我!既然誤解我,就證明你們不是真正的愛我,那麼我也沒必要去愛不愛我的人!我並不希望你們是……
同志的父母:你……你……哎呀(表現出痛苦的表情,這時同志表現得擔心)
法官:侍衛,扶證人下去休息!


法官(敲棰):現在傳召下一位證人……下一個證人是……(低下頭看檔)
(法官的兒子在侍衛的帶領下出場,走至證人席,手按聖經,默默宣誓)
法官: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法官的兒子:我要證明他無罪。
法官:亂說,他是同性戀,所以他一定有罪!
法官的兒子:他是同性戀所以他有罪?那麼我呢?我喜歡他,我也是同性戀!那麼我也有罪咯?現場把我抓起來啊!
法官:胡鬧!胡鬧!
(群眾開始混亂)
法官:不要亂說!
法官的兒子:我可沒有亂說,爸爸!如果你希望我找人證實我們之間的關係!異性相愛既然沒有罪,為什麼同性相戀就要被判罪?我不明白!同樣是愛,為什麼發生在我們身上就要接受懲罰!
法官:胡鬧!胡鬧!同性戀是罪是肯定的!人人都是這麼說,你問為什麼是吧……就……就因為……反正大家都說有罪那麼它就有罪!
法官的兒子:大家?大家指的是什麼?那些不理解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那為什麼大家不能包括我們同性戀?為什麼小數人的聲音就一定是錯的?就一定要被多數人的意見所淹沒!歷史上有太多正確的少數被錯誤的多數所否定的事實!為什麼你們都不能拋開所謂的“常理”“習慣”這些框框來思考問題?如果你們現在還要判他有罪的話,那也把我捉起來審判吧!
法官:來人,把這個混小子拖下去……另外,現在本官宣佈被告有罪!被告……被告教唆別人犯罪……
法官的兒子(被侍衛強行拉走,邊走邊大叫):你不能判他有罪!你不能……
同志:我不知道你所謂的教唆是什麼定義,難道大家相互喜歡對方就叫做教唆?那麼請問是在場的所有異性戀的朋友,你們是怎麼教唆你們的另一半的?還有你,法官大人,你又是如何教唆你的太太的?
法官:胡說!你……我……胡鬧!快把犯人壓下去,立即絞刑處決!快!我還要回去教訓那個笨蛋兒子!快點絞死這個噁心的同性戀!
(法官憤怒離開)



(劇終)

<牙膏>(劇本版)

改編自李碧華同名短文

人物:男,女,侍者,售貨員

道具:
第1幕:凳X2,桌子X1,碟子若干(3只以上),餐具X2,MENU X2,外賣飯盒X2,飾品若干(如燭臺,花)(非必要)
第2幕:架子(用於掛衣服),衣服若干,襪子
第3幕:利刀,剪刀,牙膏,牙刷,空瓶X2

第一幕:餐廳


BGM:人聲鼎沸+優雅音樂 

(女人坐在餐廳中等待,男人進門由在門口等待的侍者領著過來)
 男:你好,請問你是XXX嗎?再婚介紹所介紹的?
 女:啊?你一定是XXX吧?幸會,請坐吧!
(男人自行坐下,侍者送上MENU,兩人低聲談話後開始點餐)
(插入快速談話的特效音5秒)
(侍者將裝食物的盤子送上)
 侍者:兩位請慢用!
 男:像你這麼美麗賢淑,持家有道的妻子,你的前任丈夫怎麼會肯放你走的呢?
 女:你說我的那些Ex啊?別提了!我的第一任丈夫在我們結婚不久後就慘叫離家了,之後我們就再沒見過面咯.連離婚協議書也都是在網上簽署的呢.第二任呢,他在簽檔前反悔,到現在還是下落不明呢.第三任倒是個很乾脆的人--他服毒自殺死了.(抹眼淚狀)哎呀,有時我還真覺得自己是個苦命人呢!那麼你呢?恕我冒昧,像你這麼節儉的男人應該很受歡迎才對的,為什麼結了這麼多次婚還是離婚收場?
 男:我的那些所謂妻子,個個都是不能容忍的浪費渣滓,每個都好像跟錢有仇一樣,都想把錢儘快花出去,也不想想現在生活艱難!
 女:啊?怎麼個說法?
 男:我的第一任妻子的吃量真是大得驚人!你知道嘛?她竟然將一個杯面分三天吃完!你要知道我明明告訴過她,那個杯面是可以分四天吃完的啊!她就是不聽,現在好啦,她進精神病院啦,真是報應!(咬牙切齒狀)我的第二任,就更加不要提了!最毒婦人心!那個賤人居然想找人暗殺我,還好最後被我識破了,離婚協議上我一分錢贍養費也沒準備給她!至於我的第三個老婆,就在一個月前說要給贍養費我要求離婚,還說什麼只要能脫身就好!哎,現在的女人都怎麼了?我真是對愛情死心了呢!
(停頓一陣,專心吃東西,男忽然想起還有問題)
 男:對了,你經常來這家餐廳嗎?
 女:不是呢
 男:這家餐廳其實我也不常來——選擇它因為比別家抵食
 女:(點頭表示贊同)對,偶爾上一次餐廳才別有滋味.這裏的牛扒比隔壁便宜36%,薯仔上牛油有一匙滿
(兩人越說越興奮)
 男:麵包還可以多要一兩個
 女:那麼我們多吃些
 男:平日我愛自己煮食,省錢多,像煎雙蛋,自己做只花一元二角,上街得付二十塊
 女:自己煮食最好,吃不完的剩菜三天后可以做一個一品鍋,打個雞蛋炒飯——隔夜飯不會浪費。殘羹也變成佳餚
 男:(表現出讚歎之情)在百貨公司超市快打烊的時買菜一定買到便宜貨,晚點吃飯連宵夜一起
 女:(眉飛色舞狀)我知道有幾家是七折到半價呢.街市買魚可以一堆一堆的買,回去洗洗,放進冰箱,又可以吃上兩三天了
 男:自己種些蔬菜也蠻不錯的.不如我們今晚吹足冷氣再走吧!
 女:好主意
(快進聊天聲7秒)
 侍者:打烊了!
 男女:(同時)侍者,打包帶走,記得麵包不要漏了給牛油,要一匙滿的!


第二幕:逛街


BGM:人聲

(男女一同從後臺走出來到前臺挑選衣服,售貨員走到她們身邊介紹,男女漠視,專心選購)

 女:(轉頭望向售貨員)上季的冬衣現在該可以打三四折吧?
 售貨員:太太…… 
 女: 我是小姐
 售貨員:小姐,你上幾次來問我們已告訴你最低最低是五折.這是最後的定價了(唬她).如你這次還不買,再過幾個月,天氣冷了,說不定恢復正價.
 女:哼!我不信,我在32℃那天再來
 男:(幫腔)對,現在買冬衣是幫你們清貨,擺在一旁礙眼又悶熱,三折也沒人要
(售貨員似笑非笑,不回話)
 女:算了,我把五年前的舊衣改改也可穿,那大衣是兩折買來的!其實,等多半個月一折也行
(男女走到另一邊挑選襪子)
 男:我儘量買單色,同色的襪子,論打買是批發價,而已有破洞,丟一隻又可補上,不必丟一雙
 女:(尖叫)一破洞?破一個洞也丟掉?
 男:(強調)當然不!
 男:露出兩趾還可以穿——到露三趾四趾,腳掌要脫穎而出時,不得不換新的
(女想了一想)
 女:破了可以補補,把每只新襪子容易破損的地方先‘強化’吧!
 男:(感動)你真是賢淑!
 女:買中性衣物還可以交換穿
 男:就這麼辦!(含淚,用情深的眼光握著女的手說)不過胸罩我用不上,三角褲還勉強可以,沒人知
 女:還買不買襪子?
 男:(微笑)不了,等你先給舊的做強化檢查
 女:(嬌嗲)我哪有空?我還得在下班後把公司的報紙全看完,然後剪下購物優惠和贈品coupon……
 男;(拍案叫絕)這也是我的嗜好!
 女:用過影印紙和傳真紙我會裁好做記事簿
 男:我早通知朋友有事傳真到公司給我最好
 女:我也是,我少用手機,太浪費了,朋友都打到公司來
 男:我不但不用手機,我還不喜歡開車……多些步行,消脂去腩,或搭朋友順風車便成……
 女:(沮喪)但說真的,我沒有什麼朋友
 男:(安慰)這樣更好,一來少了應酬和誘惑,免得對方添置了什麼我們為了虛榮也心思思。二來,識人少些也少人向我們借錢,朋友嘛,借了多數是不還的,此外……亦不必經常送禮
 女:(破涕為笑)還有,到不相熟沒什麼交情的店買東西,講起價來可以比較狠,沒有面子和心理負擔
 男:看醫生也是,你知道醫生多會開天價,診病取藥時斬你一頸血
 女:(詫異)什麼?你還‘看醫生’?你不知有些街坊福利會和中醫研究院有義診嗎?
 男:(驚喜)義診?在哪兒?藥也免費嗎?我們一起去!
 女:(興奮)唔,沒病去看看醫生也好!反正不用花錢,好象今明最後……
 男:明天便去!
 女:明天不是去市政局免費音樂會和聽演講嗎?
 男:請他們煲好藥拎去解渴,連開水也省下了
 女:親愛的你真是設想周到呀!
 男:既然我們如此合拍,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女:(含羞答答,低頭)恩
 (結婚進行曲前一小段響起)

第三幕:家中


 女:親愛的,記得等下到隔壁戈師奶家中裝水啊!還記得今天我們的行程嗎?
 男:當然!等把水裝完後我們就去爬山.然後去百貨公司地庫的超級市場試食、試飲,飽餐一頓。到中央圖書館看完所有的報紙歎冷氣和小休。接著到XX廣場XX偶像歌手新CD簽名會——取得簽名可以賣給向偶的fans賺外快。排隊換領洗面乳贈品。九時後再買減價菜……
(女在男的說話過程中拼命擠牙膏) 
 女:牙膏擠不出了
(女人用力敲打擠壓,甚至用腳踩)
 男:看我的!
(男人拎出剪刀.一剪,牙膏攔腰分為兩截)
 男:看,頭頭尾尾還殘留好多,夠我們用三天
(男幫女蘸一點牙膏)
 女:(大叫)慢著!你怎麼只剪一下,你看,那兒殘留的多不方便,用牙刷去蘸邊浪費了一些
 女:(怒吼)你應該剪成三截,這樣便容易擠些。中間一截用力兩邊刮,這樣,用刀背刮,看,擠得一點不剩,夠我們用五天
(男女開始吵架,快速說話的聲音,男女大動作)
 男:說浪費?我還忘了呢,那回我把信件上郵戳蓋歪了沒有留印的郵票給撕下來,鋪在報紙上弄幹,日後再用,誰知你卻把舊報賣給收買佬——論斤的“說浪費?我還忘了呢,那回我把信件上郵戳蓋歪了沒有留印的郵票給撕下來,鋪在報紙上弄幹,日後再用,誰知你卻把舊報賣給收買佬——論斤的秤,才一兩元——你知不知道?那兒有三個¥1.30的郵票?
 女:你還有臉說我?是誰在28℃就開冷氣?嚇?我們明明協議只有29℃以上才開冷氣的啊!
 男:我忍你很久了,這把剪刀,你非要在‘十元店’買,人家‘八元店’也有同樣的貨色……
(大家吵得面紅耳赤,開始大動作,動武!)
(這裏開始慢動作:女人抄起剪刀,男人抄起利器,互相向對方刺去,倒地)
 女:好好一把新剪刀,報銷了,本來很鋒利,可用上五六年,你……把它…… 
 男: 這婆娘……最毒婦人心……刺中我……這兒!唉,你知一個腎賣多少錢嗎?往值錢的……器官刺……太……
 女:哎呀,一算醫藥費就後悔死了!
 男:死了還得出殯火化,得花上多少?你說!你說!
 女:…… 
 男:……

自我介绍

路人

Author:路人
今年……大概有很多團體的照片。自從有了微博之後好像不怎麼更新這邊了……

Last Plans:

個人:

《楽しいムーミン一家》——スナフキ
《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
《魔王Juvenile Remix》—— アンダーソン
《幻燈俱樂部》——御影靁燈
《エニグマ》 —— 数奇ケイ

團體:

《デスノート》 —— 魅上照
《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城户 丈
《銀魂》——坂田 銀時 \ 高杉 晋助
《シャーマンキング》 —— FaustⅧ
《べるぜバブ》 —— 姫川竜也
《未来日記》 —— ジョン・バックス \ 秋瀬或
《テニスの王子様》 —— 乾貞治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 村長
《WALTZ》 —— 苺原 稔 \ 帽子卿
《Cafe吉祥寺で》 —— 栗原 太郎
《青の祓魔師》 —— 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

亡者计数器

不幸地點搜索

搜寻栏